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英A英】Angel Eyes


→有英A英內容,但主要是寫給肖達的一篇文

→涉及動畫09劇情,後續捏造有

→因為人在外面沒有整理好的繁體版文檔,先放簡體版本的,有需要繁體版本的話可前往噗浪觀看



——————————————————




  肖达曾经认识一个,拥有天使眼睛的少年。也许不该说是曾经,毕竟他直到现在还是认识那名少年,只不过,是肖达这个人已经成为过去罢了。

  他不是在温室里被呵护长大的花朵,濒临死亡的经验并不是没有,只是要面对死亡降临在自己身上这个事实,对他而言还是需要点勇气。

  打从混入街头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自己不会死得太光彩的心理准备,姐姐眉悌的担心他全看在眼里,对于她,肖达心里只有满满的愧疚,他有太多的抱歉想说,只是再也无法传达。

  ——而除了姊姊,那位有着天使眼睛的少年,成了此刻他心里最放不下的人。


  ❖


  他会将亚修 · 林克斯的眼睛和天使做联想,是因为那张姊姊寄来的圣诞卡上,天使有着和亚修极像的美丽眼瞳。肖达第一次见到那对眸子时相当惊讶,他当然见过绿色瞳孔的人,那样美的绿却仿佛不存在于世间,再珍贵的翡翠都没能拥有。

  肖达书读得不多,并不像亚修那样博学,他没有太华丽的词汇能形容那颜色,要他说的话,大概……是清澈吧?

  一点都不像他沾染的鲜血,那对瞳孔是如此清澈,偏偏却又让人看不进深处,谁也看不清他眼底的思绪。  比起大多数的不良少年,肖达在很早的时候就认识亚修了,那时他还是个尚过变声期的孩子,容貌相当稚嫩,不变的是那张刚见面就说他是电灯泡的嘴,毒舌的从一而终。

  刚认识亚修时,对肖达而言,最难得、却也最令他珍惜的事,或许就是能见到亚修微笑的样子。并不是他那计谋已成时的冷笑,而是抢走他圣诞卡时那无忧无虑、灿烂似一般同龄孩子的笑容。

  亚修并不常发自真心地微笑,或许是因为他的真心就是如此,几乎没有能让他想微笑面对的事。

  直到奥村英二的出现。

  身为亚修的好友,肖达很清楚,英二的出现对亚修有多么重要,或许比亚修自己看得更明白。

  要说英二有什么过人之处可以得到亚修青睐,肖达还真想不到,但或许就是因为,英二是个无比平凡的普通的少年吧,那些亚修一直以来渴望却又无法获得的,全在英二身上绽放耀眼的光芒。

  对亚修而言,那样的光是救赎,而能看到亚修向着光芒露出笑容,对肖达而言,已经是足够让他喜欢英二的理由。

  他喜欢英二,所以,当他知道自己即将杀害英二时,他心里头只剩下一个愿望。

  让我解脱吧。

  肖达手持利刃对着英二的当下,他几乎丧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恐惧占据了他的心、他的脑海,让他短暂找回自己意识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他听见亚修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为了唤一声自己的名字。肖达在那一刻停下了动作,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再害怕,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瞬间。

  我已经不行了。他在自己胸膛上抓出了伤口,用疼痛换取清醒,仅是多一秒也好。好痛苦,他说。

  让我解脱吧。

  他知道啊,那对亚修而言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他要他的挚友狠下心来,让他从这永恒的恶梦中解脱。

  亚修知道自己的背叛,可刚才他们终于见到一面时,他对肖达说的,却是「幸好你没事」。

  不要在意,不是你的错。那仿佛天使拥有的眼瞳里流露着开心,肖达却只觉得心上被割了一刀。

  他死了,恶梦再也不会纠缠着他,可十七岁的少年代替他坠入梦魇。

  仿佛还能感受到子弹穿过自己胸膛的瞬间,肖达闭上眼睛。

  他并不确定此刻的自己在哪里,这里有个人陪他,对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他往前走。肖达不清楚他们走了多久,他也没想过要问那人是谁、问他们在哪里,只是在那段很长的路上,他回忆起很多很多事,仿佛自己那不长的一生却在脑海中跑过。

  这里,大概就是死后的世界吧。

  前方那人停下脚步时,肖达一个没注意还险些撞上,对方却毫不在意地回过头来,对着肖达微微一笑。

  肖达 · 翁,那人唤着他的名字,声音轻柔如羽毛飘落;这是你死后的第七天,你有一点时间。

  有一点时间,回你爱的人身边吧。


  ❖


  张大餐馆那天没有营业,经过紧闭的店门时,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顾客全都叹了口气,带着心疼缓步离去。

  弟弟死了,眉悌一定很难受吧?算了算,今天是肖达死后第七天,华人街的孩子多少读过传统文化,这天谁也不会打扰眉悌。

  店内,眉悌手捻着香,她向来不是个话多的人,如今却有好多话想说,多的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供桌上,理应放着肖达照片的相框里,眉悌却选了张不只弟弟一人的相片,摆在桌上让袅袅白烟围绕。

  如果这让遵循传统文化的长辈看见了,大概会吓得昏倒吧,她把未死之人的照片也摆上了供桌,取代了肖达的独照。

  弟弟也不是会在乎这种忌讳的人吧,眉悌比谁都清楚,比起独自一人孤单地在相框里,他知道,肖达更希望他在乎的人能陪着自己。

  眉悌选的那张照片是那美丽的金发少年带给她的,眉悌在看到他的那瞬间,便明白少年有某些事隐藏着她,可她并没有戳破。

  她仅仅是接过了相片,那上头是弟弟与眼前金发少年的合照,还多了一个生着东方面孔的少年,自家弟弟搂着两人的肩,灿烂的笑容和有些无奈的两人形成了好笑的对比。

  眉悌忍着泪水,将照片收起来,她看著名为亚修的少年,有些哽咽着开口。

  能让我看看你们吗,你和英二?

  她看见亚修的眼闪过了惊讶,可对方很快地就点了点头,让原本就在一旁等着的英二走到自己身边。眉悌知道,亚修常说肖达做的菜难吃,这点肖达常常和他抱怨,说明明没有亚修说的那么差。

  其实真的很糟,眉悌总忍不住笑着想。

  她在黑发少年想开口道歉时摇了摇头,眼里有泪水泛着,她努力着不让它们落下。

  你们幸福的话,肖达也会很开心的。眉悌说,谢谢你们,让他拥有这么好的朋友。

  眉悌看着两人离去,她知道他们心里一定都很难受,却相互扶持着、温柔地陪在对方身边,仅仅是看着背影,眉悌也明白,自己的弟弟有多希望能看见这样的画面。

  她将那张三人的合照摆上供桌,指尖捻着一柱香,香灰缓缓地飘散,终归尘土。

  肖达,你会在那里守护着他们吗?眉悌闭上眼睛,薄薄的双唇轻启,姊姊很开心看到你有这么好的朋友,大家都很想念你。

  这次她没逼自己忍住了,让眼泪从眼角滑落,落在地上,沾染了香灰。

  ——你在那里,要过得比我们都好,偶尔也要记得回来看看姊姊。

  眉悌忍不住放声大哭,晴朗无风的日子里,张大餐馆里吹起了细微的风,吹散余烬。


——————————————————



重看漫畫時只覺得亞修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知道肖達背叛時責怪自己為什麼沒有發現,擔心肖達一定很痛苦;見到肖達後,他的第一句話也是說幸好肖達沒事,叫他不要責怪自己,看了只覺得好心疼。希望肖達在另一個世界能好好的。



评论
热度(37)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