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英A英】As Your Father


→下午說想看馬克斯把拔就摸了個段子

→本來是想寫傻雕文但不知道為什麼又變溫馨路線了

→英A英無差

→大家如果有想看的文可以點喔喔喔我很需要QQ



——————————————————



  他見過幸福,在那兩人之間。

 

        

  馬克斯第一次見到亞修時,是在陰冷灰暗的監獄。金髮碧眼的少年和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他不像那些樣貌平庸卻心狠手辣的罪犯,即使臉上表情沉穩平靜,翡翠色的眸子裡卻仍有明亮的微光閃熠。

 

  他知道,那是還相信著什麼的人才能擁有的光芒,進來這裡的人眼底不會有這些,他看過絕望、墮落、無盡的黑暗,這一切卻從未在少年的眼裡出現。

 

  一直到他和少年都離開了那冰冷的牢籠,馬克斯才終於知道,是什麼讓少年的眼裡始終有光。

 

  那同樣是一位年輕的男孩,一位名為奧村英二、讓亞修·林克斯永遠懷抱「相信」的少年。

        

 

  ❖

        

 

  亞修其實不是個太好相處的人,至少就馬克斯認識的他而言是如此,腦子好得驚人,就連毒舌的程度也是,偏偏聽他說話又讓人很難反駁。

 

  明明是這樣聰明的人,在英二的口中卻成了一個需要人照顧的小孩子。馬克斯不只一次聽到英二抱怨,亞修一直吃熱狗絕對會出事、亞修的睡癖有多差、亞修又怎樣怎樣……之類的,讓他很難把自己認識的亞修和英二口中的人連結在一起。

 

  他甚至看過這兩人向對方做鬼臉,說好的智商超過兩百的天才呢?

 

        

  大家口中完美的老大、美麗的天才,聽完英二的版本,馬克斯只記得他在淋浴和吃早餐時睡著。

 

  雖然覺得好笑,馬克斯沒說的是,他其實非常喜歡看英二談論起亞修的樣子,溫和的日本少年在提起他的同居人時常露出無奈的表情,語氣裡卻總帶著笑意。

 

  也只有和英二在一起時,馬克斯才會意識到,亞修不過也只是個十七歲的孩子。

 

  自己十七歲時在做些什麼呢?

        

  雖然不會像俊一一樣,在大學裡當個普通的大學生,他也曾經在槍林彈雨中穿梭,但絕不像亞修,在生命最為燦爛的年紀裡,已然扛下整個世界的沉重。

 

  俊一說過,在亞修第一次教英二用槍那天,那畫面太過平和,像兩個同年齡的孩子嘻笑打鬧,讓俊一不願意出聲打擾。

 

  如果他們出生在一個平穩的時代,或許就像那樣吧,亞修能當個普通的十七歲少年,而英二還是英二,那就夠了。

 

 

  ❖

 

 

  亞修對自己而言就像兒子,儘管並不想要有個嘴巴這麼壞的孩子,在不知不覺間,馬克斯卻已經很習慣將亞修當作孩子看待。

 

  他們偽裝成父子那次,亞修開玩笑般地喊他「爸爸」,對亞修而言,那也許只是為了演戲,馬克斯卻是發自內心地為那個稱呼而感到高興。

 

  他沒能陪在自己那年紀尚小的兒子身邊,至少能陪著亞修,即使只是一點點也好,他想給這個孩子來自父親的溫暖。只是一點點也好。

 

        

  他曾經和俊一聊過這件事,對方只是笑著跟他說,那我們家英二以後也麻煩你啦。

 

  儘管是兩個人在一起就會智商降低的孩子,能看到他們辦在彼此身邊,卻是太多人都希望見到的事。馬克斯記得,有次他經過僅有昏暗燈光的客廳,在沙發後看見英二的背影,原本想問他怎麼不回房間之類的話,全在馬克斯繞到另一面後全吞了回去。

 

  或許是太累了吧,英二坐在沙發上睡著,肩上靠著的是同樣熟睡的亞修。金髮少年的身旁有本攤開的書,看來是在看到一半時睡著的,金色的髮絲在英二的衣服上散落,表情是難得的放鬆。

 

  只有在英二身邊,亞修才會露出這樣毫無防備地表情,就這樣放鬆地枕在英二肩上睡著,現世只剩下安穩,再多的風雨都無法讓他們分開。

 

  馬克斯無奈地搔了搔頭,走到燈的開關旁,熄滅房裡最後一點燈光。

 

  那是無星無月的夜晚,非常平靜,沒有槍聲、沒有死傷,再平凡不過的夜。

 

  也在那晚,馬克斯看見了幸福,在那兩人之間。


评论
热度(59)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