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英A英】六等星の夜

→香蕉魚深坑,非常需要朋友。

→本文英A英無差,作者本身也是無差,他們幸福怎樣都好。

→BGM與本文引用歌詞:Aimer-六等星の夜

——————————————————

00.

當我受傷的時候 只要有你輕輕的擁抱我就很高興

當我跌倒無法站起的時候 願你能給予我些許勇氣

01.

奧村英二總在深夜時醒來。

他醒來的原因通常是因為亞修,一開始,他會被做惡夢的亞修驚醒,同居人的掙扎與呻吟將他從夢境中喚至現實,他慌張地搖晃亞修,心裡頭只有滿溢的擔憂。

做惡夢了嗎,亞修?

他選擇隱藏自己的擔心,輕柔地拍著亞修的背,想透過掌心的溫度讓對方安下心來。

習慣了等亞修的呼吸在自己懷中走向平穩,日子久了,即使是亞修沒有做惡夢的夜裡,英二也會不定時醒來,看看身旁的金髮少年是否睡得安穩。

他是這漫漫長夜中,唯一能令他安心的存在。

他也是。

02.

漫無止境的長夜裡

我的願望只有一個

「賜予我在這無星夜空裡閃耀的光芒吧」

03.

亞修並不喜歡夜晚,他常常做惡夢,無力地從夢靨中抽離出來,只能喘著氣、讓冷汗沿著臉緣滑落。

在他還是一個人住的日子裡,他被惡夢嚇醒時總會坐在床上發上一會呆,心跳得很快,提醒著他夢裡確實發生過什麼。

偶爾,他會突然很想哭,明明知道只是夢境,他卻難過得連自己都覺得好笑。

他的夢裡總是出現不屬於他世界的東西,有冰冷的槍枝、溫熱的鮮血,他甚至能感受到針對他的赤裸殺意,在夢中那樣真實地想奪走他的性命。

有個黑髮的少年時常在亞修的夢裡出現,他並不認識這樣的人,卻對於東方面孔的少年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彷彿彼此已經相識了好多年。

他因為有著這樣想法的自己感到好笑,甚至不到二十歲的他哪裡來的好多年,去認識一個笑容老實的東方男孩呢?

可就像不會有人比他更了解被惡夢侵擾得輾轉難眠的恐懼一樣,也只有亞修自己最清楚,當他發現這個夜晚並沒有夢到黑髮少年後,心裡頭的失落感有多麼沉重。

04.

過了幾年後,亞修認識了奧村英二。

05.

在這茫茫星塵裡

我遇見了你

倘若能帶著過去的那份心意與你重逢

那該有多好

06.

又一個在惡夢中醒來的深夜,亞修並沒有吵醒身旁的英二,他扶著額坐在床上,過了幾秒才靜靜地走下床,獨自走到了窗邊。

窗外的夜空是海,海裡有萬千星河匯聚,散落的星子消融成海底微塵,在墨色的海面上翻騰而蜿蜒。儘管不喜歡夜晚,亞修仍不得不承認,沒有光害時能看見的夜空很美,美得幾乎令人屏息。

英二沒醒來的時候,他會像這樣一個人在窗臺上坐著,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

如果不是不經意地吵醒英二,他一點都不希望對方還得為了自己在夜裡醒來。

亞修是這麼想的,可事實總不如他的願。

07.

「亞修?」

英二那帶了點睡意的聲音傳入耳中時,亞修只能默默地在心中嘆了口氣,同居人的淺眠問題實在是令他很困擾。

「做惡夢了?」

他點了點頭,雖然沒轉過頭去,亞修知道英二走到他的身邊,也在窗台上坐了下來。

「其實你可以叫我起床啊。」

亞修沒有回英二的話,即使他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卻不確定該從何開口。

他沉默了好幾秒才出聲,他說,「我總覺得,也許我們在以前就認識了。」

08.

他說的不是在兩人認識之前,而是在更久更久以前的過去,遠到也許穿過靈魂與生命,在彼此都沒有記憶的某個時空裡,他們曾經相遇。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說起來有點荒謬,就算英二給他一個困惑的眼神,亞修也不會感到意外。

偏偏英二說的是「我也是」。

09.

漫無止境的長夜裡 我的願望只有一個

「賜予我在這無星的夜空裡閃耀的光芒吧」

雖然那還是顆太過遙遠轉瞬即逝的星星

但它會轉世重生

照亮夜空

10.

不像對方沒有看著自己,英二的眼神始終落在窗邊的亞修身上,星點的微光灑落在金色的髮絲上,隨著進入室內的微風而輕輕飛揚。

亞修的綠色瞳孔深處總是帶著點憂鬱,這個夜裡也一樣,眼底倒映了璀璨星空,色彩卻多了那麼點黯淡。

英二總覺得,他和亞修像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認識,在更久遠的之前——甚至久於他們的生命,即使他並不清楚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如果他們真的曾在另一段生命裡相遇,也是像這樣過著簡單卻幸福的生活嗎?

偶爾他會萌生這樣的困惑,可事實究竟是如何,英二其實並不在乎。

11.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英二說,「那你更能放心地依賴我一些。」

他一點都不在意夜裡被亞修驚醒,對他而言,在這無垠的夜穹之下,他唯一在乎的只是亞修能否睡得安穩。

英二伸出雙手,將窗邊的亞修摟進懷中,手動作輕柔地拍著對方的背。他會在亞修耳邊輕聲地說,沒事的,我在這裡。

雖然自己的年紀比亞修大了點,可大部分的時候總是亞修在照顧自己,能給亞修這麼一點微小的溫暖,對英二而言已經是再開心不過的事。

他感受到亞修放鬆了身體,頭埋在他右肩,那一刻英二覺得亞修就像隻受傷的貓,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卸下防備,對著最親密的人撒嬌。

12.

如果他們真的曾在另一段生命裡相遇,一定、一定也像現在這麼幸福吧。

13.

一個個無法回去的哭泣過的夜晚

願我訴與它們的「再見」能在明日閃耀光芒

雖然我是這樣渺小的星座

感謝你能注意到我的存在

评论(4)
热度(58)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