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YOI|維勇】維勇深夜60分—永遠的愛


→最後一屆維勇深夜60分的題目,這篇的原噗

→是有點悲傷的故事

→文末有感性發言



——————————————————————



他們在一起好久好久。

久到維克托也想不起來他們在一起多久了,久到他們忘記好多好多事,甚至,久到他開始想不起來他的面容。

當世人都忘記了他們的名字,當他們的故事只存在於泛黃的舊報紙上,維克托一直相信,只要他們的記憶裡還有彼此,那就好了。

 

 

走進客廳,維克托從廚房端了兩杯熱牛奶出來,被勸過太多次戒酒後,他已經有好多年的時間滴酒不沾了。像童年時每天從母親手上接過的那個馬克杯,熱牛奶的味道陪伴他度過了沒有威士忌的這幾年,也總讓他像個孩子一樣感到安心。

他把其中一個杯子放在桌上,另一個,他遞給了坐在沙發上的那個人。

「喝吧,」他柔聲說著,也在那張老沙發上頭坐了下來;「是勇利平常很喜歡喝的喔。」

「謝謝。」 

對方接過杯子的手有些顫抖,最後用兩手捧住了馬克杯,看著維克托的眼透露了幾秒鐘的遲疑:「維……維克托,對嗎?」

維克托露出淺淺的笑容。

「是的,勇利。」


 

一開始,他只是偶爾會忘記家裡的電話號碼。

好像一切都是從那些最細微、不曾被人重視的生活瑣事開始的,維克托會笑笑說勇利的腦袋怎麼這麼快就不中用了,然後得到一個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做為回覆。

他們會在用過晚餐後去散步,慢慢的,勇利開始忘了回家的路。

任誰都只當是老了的正常現象,等到他們終於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時,雖然還不到連身邊的人都忘記的地步,但靠醫學的力量,也只能讓勇利的狀況在藥物的控制下不至於惡化得太快。

從忘記一些零碎的小事情,到他開始想不起來那些走過他生命裡的人的名字,雖然經過了好多年的時間,但終究,也會來到那麼一天,勇利連維克托的名字都想不起來。

 

 

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在乎,但在維克托心中,他永遠忘不了從勇利口中第一次聽到「你是誰」的那個清晨。滿心的無助和難受只有他自己明白,但維克托強忍下聲音裡的哽咽,笑著和他的伴侶重新自我介紹。

狀況時好時壞的日子,勇利偶爾還會記得他,可也會突然間便想不起來這個陪在他身旁的人是誰。這其實並不輕鬆,不論是對於一次又一次重覆和勇利介紹自己這點,或是對於維克托的心情,都不是平凡的負荷。

但他並不因此感到厭煩。


 

尤里曾經問過維克托,他會不會覺得勝生勇利這個人很自私。曾經那個動不動就發怒的少年,如今眉宇間也愈發一份成熟穩重,只是畢竟認識了這麼多年,面對維克托時他還是那個有話直說的尤里奧,毫不遮掩地問了維克托這個本應讓人心痛的問題。

維克托也沒有絲毫的不高興,他沒有馬上回答,只是聽尤里說,只留下他一個人承受這些並不公平。

他知道尤里是用他的方式在關心,他只是看不下去維克托不斷地被自己深愛的人忘記,不會有人比維克托更清楚,他所面對的這一切有多難受。

和尤里一起到他們家裡做客的奧塔別克一句話都沒說,維克托知道,對方和他的另一半也有著同樣的想法,只是沒有說出口。

他從來不覺得勇利自私,維克托這麼回答尤里。

他知道,如果有選擇的機會,勇利一定不會願意忘記這一切,和勇利所承受的比起來,維克托從不覺得還能陪在勇利身邊的自己能有什麼不滿足。


 

他伸手順了順對方的頭髮,那頭黑髮和他們最初相識時還是同樣的顏色,只是多了幾根白色的髮絲;或許是天生基因好,自維克托指間滑過的髮還是那樣熟悉的觸感,每次看到勇利努力回想他的表情時,他都會像這樣安撫著對方。

想不起來沒有關係的。只要你還待在我身邊就好。

 

 

有時候,他會從櫃子裡拿出相簿,和勇利細述著那些他們一同走過的過往。有些故事他已經說了好多次,但說故事的人講不膩,聽故事的人也永遠都是用那樣認真的表情聽他說著,說他們在某次比賽後的晚宴相遇、談他們在巴塞隆納的某個角落交換託付終生的戒指。

那些故事他永遠說不膩,因為是只屬於他們兩個,永恆而無法抹滅的回憶。

今天,他和勇利在沙發上小口啜飲著熱牛奶休息,維克托這次拿出了一本放著許多光碟片的收藏本,拉著勇利的手,要他從裡頭選一片出來。

偶爾,他會讓影片取代靜止的照片,有聲音、有畫面的移轉,去證明他們曾經在深愛的冰上疾舞著。

那佈滿皺紋的指尖有些猶豫,最後,停在那用油性筆寫下的字上。

 


「伴我身邊不要離開」

還有什麼會比這首更適合他們呢?


 

把片子放入放映機裡,他多抱了張毯子過來,和勇利在柔軟的布料下依偎著彼此,看他們雙人表演滑的畫面在螢幕上播放著。

這毫無意義的故事,將在今晚與繁星一同消逝——那歌詞是這麼說的,他一把托舉起和自己穿著同樣設計表演服的勇利,他們旋轉、冰刀一次又一次在冰面上畫出美麗的圖案,多年以後重溫這個片段,連維克托自己都不禁佩服他們的默契。


 

「……維克托?」

他們的表演在觀眾的掌聲下結束,維克托聽見一旁的勇利輕聲喚著他的名字,他壓著嗓子回應:「嗯?」

「那個、是我們,對嗎?」


 

一瞬間,他有想哭的衝動。

似乎被他突然湧上的眼淚嚇到,勇利有些手足無措,但維克托只是搖了搖頭,含著淚露出了淺笑。

「是的,那是我和勇利喔。」


——如果我可以遇見你,從希望中將誕生永恆。



——————————————————————



這次選了有些憂傷,對自己而言卻相當真實的題材,畢竟那也是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故事,但不同於我所遇到的結局,他們會有彼此陪著。

下面是關於這個60分,我想說的一些話。


不知不覺也從這個企劃的第一屆參與到最後一屆了,除了其中有一屆因為人在外面玩以外,其他幾次的題目都有乖乖在時間內寫完XDD 我去年幫活動寫連載都沒那麼準時

這其實也是我第一次參與類似的企劃,從大考前寫到大考後、從高中生寫到變大學生(?),其中也發生了很多事,包括某個對我生活而言影響非常大的改變,而在這段時間裡,期待看到新題目更成為一週中最重要的事。


第一次參加企劃這件事,讓我最開心的,是因為這樣讓我認識了好幾位新朋友,事實上,在和其他文手交流以及交友這一塊,我是屬於非常被動的類型,難得在這段時間裡試著和其他創作者搭話、甚至也因為60分創作被一些新朋友關注,真的讓我很開心QAQQ

雖然還有很多喜歡的太太們我沒能鼓起勇氣搭訕,希望之後的自己能更勇敢一點 !如果有人願意跟我說話我我我也隨時都很歡迎喔,說不定我也默默追蹤你很久了(變態嗎


總之,謝謝活動給了我這個機會,也謝謝一直以來辛苦出題和幫大家轉噗的主辦,還有在這段時間裡陪著自己的每一個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企劃要終止我卻講得像我人生要結束一樣,可能這幾天遇到了一些事人比較感性(?)

希望之後能寫出更多讓大家喜歡的作品ˊˇˋ


评论(3)
热度(39)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