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太中】初夏五十題—少年(619太宰生賀)

→高中生同班設定

→題目原出處。不會照題寫。

→關於這個系列的填坑補完計畫可以看這裡

→完結前最後一章喔喔喔喔喔,前面幾篇可以見tag

→太宰治生日快樂キタ━━━━(゚∀゚)━━━━!!



——————————————————



時隔兩年的前情提要:一個太宰和中也是高中同班同學、太宰努力追中也卻還沒成功的故事。上一章說到結業典禮上兩人打了一架後太宰說自己父親病倒了,必須要轉學回家一趟。


——————————————————



太宰治和家裡關係不好,這點他只讓中原中也知道,儘管他從未想過自己會主動告訴別人這件事,但他並不討厭將一切說出口感覺——也或許是因為,對象是那個中也吧。

他離開家裡、搬出來自己住的那一年,轉進了新的學校,當時第一次聽到中原中也這個名字。高一的中原中也剛入學沒多久,馬上因為開學考突破創校以來最高分而備受討論,名字也被寫在佈告欄的榜單上,要不注意到他都很難。

那時候,太宰治對於這個人並沒有什麼興趣,他在這所學校裡輕鬆就能取得比別人優異的成績,

又不用費心管家裡的事,每天只要顧著和班上(或隔壁班)的女孩子聊天就好,過著他悠閒愜意的校園生活。

直到高二那年分班,他認識了中原中也。

 

 

如果問太宰治喜歡中原中也哪一點,他會說、其實他也不知道。

一開始純粹只是因為好玩——鬧中原中也很好玩,他很吵,到現在太宰治還是這麼覺得,動不動就大驚小怪、很容易發火這點也很有趣。

最初太宰治以為中原中也不過就是個書呆子,倒不曾想過對方這麼會打架,在多次和中原中也聯手、成為街頭巷尾有名的雙人組合後,他對中原中也的看法也慢慢起了變化。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中也的,自己又是喜歡上他哪一點?這兩個問題,太宰治其實不曾想過,也沒打算要找出答案。 

並不是每件事都需要理由。沒人規定先動心的人就輸了,偏偏在感情中就是如此。這不是高中考試,沒有標準答案,喜歡這個詞之下沒有任何解釋,就只是喜歡上了、如此而已。 

只是要讓對方同時也喜歡自己,真的好難啊——回想過去這一年來和中原中也相處的日子,太宰治頭都痛了起來,整個人慵懶地趴在自己房間的書桌上。

 

 

他的臉頰還有灼熱的疼,那是中原中也送他的期末禮物,在結業典禮上和他狠狠地打了一架,兩個人下手都毫不留情,這跟太宰治理想中的肢體接觸差得太遠了。

雖然很清楚自己就是個任性的人,但太宰治也知道,這次的事情確實是他有錯在先。結業典禮的早上,他接到家裡的電話,說他那副久未見面的老爸病倒、要他行李整理整理直接回家,連轉學手續都幫他處理好了,幾乎不給他掙扎的空間。

連「再不回家就斷絕往來」這種話都出來了,他家人這次大概真的很心急,鐵了心要他回去。雖然和父親的感情稱不上好、幾年下來兩個人也沒見過幾次面,但到了這一步,太宰治實在是找不到不回去的理由。

結業典禮結束後,他帶著一身和中也打架留下的傷、回到獨自一人的租屋處,便開始整理起回家的行李。

他滿腦子都是中也最後說的那句話。

 

 

 

——怎麼會無所謂。

連一句要他留下的話都沒說出來的中也,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太宰治忍不住苦笑,他偶爾會有種想法,一種中也或許有那麼一點喜歡自己的想法,但說到底這麼認為的也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帶著滿心的無奈,太宰治終於把自己混亂的書桌整理出一點空間,在他隨性地進行回收分類時,他聽見了門鈴響起的聲音。

 

 

繼那個下著雨的夜晚後又一次,太宰治在開門的那瞬間錯愕了一下,看著眼前穿著便服的中原中也,差點又要揉眼睛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不用揉了,你沒在做夢。」太宰治什麼都還來不及做,眼前的中原中也就開口打斷了他的動作:「你什麼時候要走?」

太宰治看著中原中也,兩個人沉默了幾秒,他才告訴出了聲:「後天。」

「嗯,那剛好,你明天晚上記得給我出現在學校。」

和平常一樣帶了點鄙視的語氣,確實是太宰治認識的那個中原中也,他說出口的話卻讓太宰治充滿了困惑:「學校?明天要幹嘛?」

「夏季煙火大會,」中原中也回答。

「我在叫你明天跟我一起去,沒意見吧?」



——————————————————



時隔兩年的更新,真的很感謝這段時間還記這個故事的人Q______Q


這系列當初的主題就是灑糖不用錢!所以保證結局也是不用錢地灑糖!應該結局後還會有其他的番外篇!!!!!!


今天吃糧吃得超滿足(●´ω`●)ゞ



评论(2)
热度(22)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