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當我們的影子相疊

→透明牌篇第19集觀後隨筆

→可能有涉及據透,沒看過19集的人請慎入



——————————————————————



雪兔並不會堅持要從桃矢口中聽到答案。

 

他是敏銳的人,桃矢有什麼事瞞著沒說出口,雪兔比誰都還要清楚。雖然偶爾,雪兔也會希望桃矢能多告訴他一些,讓他能為桃矢分擔一點重量也好。

 

要找個理由解釋為什麼他不會向桃矢問到底的話,大概是因為,他對桃矢的信任遠遠多於那份不安吧。

 

他願意,也選擇相信桃矢。

 

那天夜裡,當他又一次找回被抽離的意識,睜開眼睛、看見桃矢的那瞬間,雪兔很快地便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他眨了眨眼睛,手指輕放在臉頰邊,「又交換了嗎?」

 

「嗯。」

 

「這樣啊。」對於這種突然交換的狀況,雪兔悶悶覺得自己已經習以為常,倒也沒有感到意外;「感覺最近桃矢常常和月說話呢。」

 

小櫻那裡也是,想起女孩幾次慌慌張張跑來找自己的樣子,雪兔心裡多少知道,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

 

桃矢看著他,鳶色的眼裡有月亮的微光沉浸,雪兔看過很多次,那是桃矢正在思考著該怎麼回答的表情。

 

過了好幾秒,桃矢才開口:「雪,抱歉,有些事我還不能——」

 

「——沒關係的。」

 

打斷了桃矢的話,雪兔微微一笑,堅定地回應桃矢的眼神。

 

「就算現在還不能說也沒關係,我相信桃矢。」他說,接著突然覺得有件事還是要補充一下:「但是絕對不可以是會傷害到桃矢的事情喔,這點你可以答應我吧?」

 

雪兔看著桃矢的眼神充滿認真,即使明白對方的心意,桃矢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知道了,我答應你。」

 

桃矢伸出手,輕柔地搓了搓那頭柔軟的銀髮,他們的身影在地上交疊,拖得很長很長。

 

他們接吻的時候,影子也跟著在月光下移動,那一吻很輕,雪兔閉上眼睛,抓住了桃矢的肩膀,讓對方溫柔地吻著自己。

 

彼此抽離開來的那瞬間,他聽見桃矢輕聲地說了聲「謝謝」。



——————————————————————



這陣子實在太忙,一直沒時間好好寫文Q______Q


還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短短的隨筆,很歡迎和我聊天喔,雖然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空回(難過



评论
热度(62)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