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英A英】告白(香蕉魚深夜60分投稿)

→結局捏造有,一個兩人都很傻的故事

→英A英無差



——————————————————



告白需要很大的勇氣。

 

他一點都不想讓別人知道,身為不良少年老大的亞修·林克斯居然會覺得告白是需要勇氣的事,他可以開槍、可以殺人、可以做很多很多別人不敢也沒機會做的事,卻做不到跟喜歡的人告白。

 

這種事絕對、絕對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喜歡的人,名字是奧村英二,說自己沒有交過女朋友,但亞修懷疑喜歡這家伙的人其實並不少,只是因為本人實在太遲鈍,從來沒注意到有人喜歡他這件事。

 

英二是個遲鈍的人,這點他在接下來好段日子中有深刻的體會。亞修思考著他們倆之間的關係,認真說起來,大概是除了一句告白以外什麼都不缺了,什麼一輩子永遠都說過不知道多少遍,卻從沒有一句能確定彼此關係的告白。

 

他不喜歡這種缺了什麼的感覺,連要和別人解釋他們是什麼關係都有困難,而且在彼此都是單身的狀態下,要是這時候有人對英二展開追求(雖然他覺得不會有),他也沒理由進行阻止。

 

所以,亞修下定決心要和英二告白,這條路卻不怎麼輕鬆。他第一次嘗試,是在某天兩人一起進行的晚餐時光,桌面上擺著英二準備的簡單日式料理,筷子與餐盤碰撞時發出清脆的聲音,海帶芽在味噌中散發清甜的香氣。

 

亞修把碗裡最後一粒米也夾起後,把碗筷往桌上一放,開口:「英二?」

 

「嗯?」

 

「你喜歡我嗎?」

 

「喜歡啊。」

 

英二回答地很快,連嘴裡的菜都還沒吞下去,眨了眨眼睛看著亞修,一點猶豫都沒有。

 

「……這樣啊。」

 

「怎麼了嗎,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沒事,吃飯。」

 

太快了吧,這種對話根本不叫告白,偏偏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亞修的第一次告白就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宣告失敗。

 

第二次,亞修買了花。時間是在西洋情人節那天,路邊花店的櫥窗裡陳列著各種樣式的花束,有的還在玫瑰裡頭放了小熊、或是巧克力,充滿粉紅色的浪漫氣息。

 

亞修向來對這種佔空間的東西沒什麼興趣,可那日午後,他卻在櫥窗前停下了腳步。

 

在情人節的時候送花,意思應該很明顯吧。

 

應該吧。

 

至少那時候的他是這麼想的,離開花店時,亞修的手上多了一枝用白色手揉紙包裝的玫瑰,設計與裝飾都很簡單,他沒有選那種華美的大型花束,太鋪張的東西英二也不會喜歡。

 

打開家門的那一刻,他很自然地說出「我回來了」,在美國沒什麼人會這麼做,可英二說在日本都是這樣,進門了要和在家裡的人說一聲,相處久了,亞修也慢慢將這當成習慣。

 

「歡迎回來——咦,怎麼會有花?」

 

看著剛進門不久的亞修,英二很快地便注意到亞修手上的花束,語氣裡帶著好奇地問。

 

亞修很乾脆地遞出花束,回答:「給你的。」

 

「給我的?」愣了一下,英二伸手接過花束,「該不會是因為情人節吧?」

 

「你也知道今天是情人節啊?」這下換亞修有點驚訝了。

 

「知道啊,而且我剛去超市,今天還有超多巧克力在情人節優惠。」英二臉上掛著微笑,從腳邊的購物袋裡拿出了好幾盒巧克力,在桌上一字排開:「所以我買了這麼多喔,你說你喜歡吃苦一點的嗎,我還幫你挑了濃度最高的。」

 

「剛好亞修你拿花跟我交換吧。」

 

亞修只覺得自己的腦袋陷入的幾秒鐘的空白,英二就這樣抽走了他手上的玫瑰花,看起來心情不錯地把巧克力往亞修面前推。

 

「情人節快樂。」英二笑著說。

 

「嗯、情人節快樂。」

 

這句話是在這種場合說的嗎?

 

他現在已經不懂得什麼叫做快樂了,收到巧克力和把花送出去當然快樂,可是他的告白失敗了啊?甚至不知道有沒有開始就宣告失敗。

 

讓微苦的巧克力在舌尖融化,亞修想著、自己此刻的心情也差不多就是這個味道吧。

 

亞修的下一次告白——好吧,其實他也不知道究竟還需不需要再一次,他是在一個做了惡夢的夜裡決定這麼做的。

 

午夜夢迴,而他在夢魘中驚醒,喘息聲中還帶著難以忘卻的恐懼。那天並不是他去找英二,而是英二在亞修醒來後走到他的床邊,輕聲地問了句「要陪你睡嗎」。

 

他沒回答,只是抓住了英二的手。

 

其實他們討論這件事有好陣子了,就是、買張大一點的雙人床吧,買兩張床總有一張是空的,好像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現在的床並不大,塞兩個人顯得太小,所以他們總得抱在一起睡,久了,從呼吸的頻率、身體的起伏,他們便能判斷彼此是否已經入睡。

 

亞修得花上很多時間才能走出前一次的惡夢,他睡不著,而他知道英二也醒著。

 

所以他開口喚了對方的名字。

 

「英二?」

 

「怎麼了,還是睡不著嗎?」

 

「那沒什麼,只是有事情想問你。」

 

他感覺到被自己抱著的英二稍微愣了一下,才回答他:「可以啊,可是亞修你心跳好快喔,真的沒事嗎……?」

 

也不想想他是因為什麼事情才這麼緊張。

 

亞修心裡充滿了無奈,沒辦法忽視自己確實心跳很快的事實。

 

原來這種時候,人是會感到緊張的。

 

「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深呼吸、來個直球吧。

 

把想說很久的話終於全說了出口,亞修甚至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在夜裡的沉默中太過清晰地在他耳邊迴盪。

 

等英二開口的那段時間,短短幾秒卻彷彿有數年那麼長,這大概是自己第一次對於聽到英二的聲音而感到緊張,亞修這麼想著。

 

「可是、我以為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他聽見英二這麼說,換成亞修愣住,一時半刻沒反應過來。

 

「還是是我誤會了,我想說我們都一起過情人節、接吻之類的也都做過了……」看亞修一直沒有回答,英二不禁擔心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麼,說話的聲音漸趨微弱。

 

「……沒有,你沒有誤會。」

 

沉默了好幾秒,亞修才終於回答。要說這裡有人誤會了什麼的話,從頭到尾都只有他自己。

 

英二慢慢地移動身子、換成面對著亞修的姿勢,即使在夜裡,那對黑色的眼睛還仍流經著幽微的光,亞修常常被說擁有一對像寶石般的眸子,可他總覺得英二的更像,也擁有著令人無比珍惜的價值。

 

他聽見英二用不確定的語氣開口:「所以我們是有在一起對吧?」

 

「有啦。」

 

到底是誰要告白的啊?

 

亞修看著英二露出寫著「太好了」的表情,心情有那麼點哭笑不得。

 

告白還是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失敗,不過也無所謂了。他伸手抱住了面對他的英二,感受著對方讓他再熟悉不過的體溫,小小聲地說了句沒事了、趕快睡覺。

 

他感覺到英二回抱了他,一如他們在一起的每一個夜晚。

 

關於告白的意義,不過就只是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也確定彼此的想法而已,而他們從很久以前就不需要這些了;沒有人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確定在一起的,就連他們自己也說不出來,可那些都不重要。

 

他們早就屬於彼此,僅此而已。



——————————————————



覺得亞修這一路走來實在太辛苦了,想讓他和普通的十多歲少年一樣會為了戀愛、為了喜歡的人而感到煩惱,因此寫了這一篇(*´ω`)人(´ω`*)還希望大家會喜歡!



评论(5)
热度(140)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