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英A英】耳環(香蕉魚深夜60分投稿)


→參加了噗浪上的香蕉魚深夜60分創作投稿

→本回主題:耳環

→英A英無差

有漫畫結局劇透



——————————————————



  隔了段時間,英二再見到亞修的時候,他的耳垂上多了顆看來就價值不菲的翡翠。那顆色澤溫潤的翡翠和亞修的瞳色十分相似,很適合他——還來不及告訴亞修這些,對方已經把那顆美麗的耳環給取了下來,動作流暢地扔給某個英二不認識的商人。


  亞修將耳環拋出手時,還多加了句幣值是美金的四十萬,差點沒把英二嚇壞。四十萬的翡翠,就這樣被亞修戴著穿梭槍林彈雨,英二還沒能仔細看看亞修戴上那耳環的樣子,那耳垂上就只剩下一個不明顯的小洞。


  你的耳洞要留著嗎?只剩下他們倆在房裡的時候,他這麼問著亞修。亞修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像是想起了被帝諾沒經過同意就擅自在他身上開洞時的樣子,神色寫滿了厭惡。要不要留著也不是我能決定的吧,他回答。


  英二告訴他,他以前有聽過朋友穿耳洞的經驗,剛穿的時候要是沒有好好保養上藥,傷口處很容易就會發炎。亞修嘖了聲,嘴上說著自己會記得,但英二很清楚,他這一臉就是嫌麻煩懶得處理的樣子。


  他嘆了口氣,最後還是從自己帶來的行李裡翻出了一條消炎藥膏,藥房裡隨處可見、小小一條那種金黴素,一直以來被他放在隨身醫藥包裡,也沒想過第一用就是為了亞修。


  我來幫你上藥好了,他說。


  ❖


  英二用棉花棒沾了些藥膏,動作很輕,還沒碰到亞修,對方就托著腮、悠悠地說了句粗手粗腳的日本人可別弄痛我啊,惹得英二只想在金髮少年的耳垂上多看一個洞。


  算了、他好歹也比亞修年長,稍微禮讓一點也沒什麼。英二得意洋洋地想著,坐在亞修的面前,小心地將藥膏抹上亞修的耳垂。


  那耳洞周遭已經有些泛紅,大概是亞修把耳環扯下來時太用力了,英二邊唸著亞修邊將藥膏塗上,讓紅暈擴散的範圍全抹上薄薄的液體,亞修喊著癢,英二只是一點也不在乎地繼續塗藥。


  囉嗦的大哥,他聽見亞修嘀咕了聲。


  上完藥,英二也沒仔細想過,很自然地便對著亞修說,下次有空、我們去幫你挑個耳環戴上吧?


  英二想,亞修一定戴什麼都很好看,就算不是高級的寶石,普通而平價的款式也會很適合他。


  他雖然沒有什麼挑選飾品的經驗,但也看過櫥窗裡琳瑯滿目的耳環,要給亞修挑什麼樣式的呢?英二想著,大概還是綠色的最適合亞修吧,要是有南瓜造型的應該也不錯,他絕對會幫亞修多買幾副備用。


  看英二想得出神,亞修忍不住勾起了微笑,他很清楚英二此刻絕對在打什麼奇怪的主意,他只是看著黑髮少年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樣子,感受著自己耳垂有些發熱,他側過了頭,一吻落在英二的唇上。


  亞修看著英二瞪大的眼睛,瞳孔裡滿是笑意。


  往後,英二站在他面前、將耳環親手為他在耳垂上扣住時,他也常常會像這樣,趁著英二不留意,給對方送上一個充滿突襲意味的吻。他這麼做了好多次,英二還是會瞬間刷紅了臉頰,讓他總嘲笑日本人是不是都像這樣害羞,接個吻臉也可以紅成這樣。


  最近有空,我們就一起去挑吧。抽開了和英二之間的距離,亞修笑著看英二不自在的表情,這麼告訴他。


  很多年以後,奧村英二在自己的耳朵上也穿了個耳洞,拿著穿耳器在他耳邊的的師傅跟他再三確認,真的就只要穿一邊嗎?


  眼神透露著沉穩的青年點了點頭。


  他在右耳的耳垂上穿了耳洞,在和他回憶裡的人對稱的位置,一副耳環,僅有他們在一起時才是一對。


  只是,那時候,已經沒有成對的機會了。




评论(2)
热度(59)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