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馬場林】在這個城市裡

→本篇引用的歌詞是動畫OP〈ストレイ〉

→我覺得這首歌就是馬場林的CP曲啊!!!!!

→總之就是抄歌詞抄到一半有感寫出的一篇



——————————————————————



就算只是表面上

也希望能夠被拯救吧

只有這座城市絕對不會背叛你



01

 

很多年以後,當他和別人提到自己睡了好幾個月的沙發,總會得到一臉震驚的表情作為回應。事實上,不只別人,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也不知道是驚訝他居然睡了那麼久的沙發、還是那段時光轉眼間已經離他這麼遙遠。

 

他開始不在那張沙發上度過漫漫長夜,是因為那天的夢。

 

 

02

 

林並不害怕做惡夢。對他而言,那已經是再自然不過的日常,從和母親與妹妹分開後的那天起,他再怎麼不願意也得逼自己習慣從惡夢中醒來。他夢過血、夢過死亡,夢過無數次道別,偶爾,他甚至分不清什麼才是現實,行走於黑暗中、與死亡擦肩而過,他早已不確定何者為夢。

 

比起自己的死亡,林最不願意夢到的,還是妹妹在眼前死去的畫面。現實中,他已經能接受妹妹死去的事實,夢境卻從未放過他,他夢過好多次僑梅的死,彷彿他就活在妹妹死亡的那個瞬間,一次又一次,彷彿永無止盡的夢魘。

他曾以為那是自己最害怕的事。

 

直到有一天,他又夢見了死亡——這一次,是馬場善治的死。

 

 

03

 

就像他曾經懷疑過的一樣,和馬場一起度過的日子有時太過安逸,他害怕忘記自己曾經是在深淵中掙扎的人,害怕過慣了這種平靜如止水的生活,而不再記得這世界擁有透不進一絲光芒的一面。

 

花了很長的時間,他才在來到博多後認識的人陪伴下漸漸敞開心房,如果不是那天夢到馬場的死,或許,面對死亡的恐懼也早在他的記憶裡漸漸淡去。

 

夢裡,馬場的死來得倉促卻緩慢,一切發生得很突然,卻留了足夠的時間讓林來到他的身邊。

 

林是經驗豐富的殺手,當他看著倒在血泊中的馬場,他比誰都清楚,這個失血量抹去了存活的希望,即使如此,他還是伸出了手,用盡一切力氣,只為碰觸朝對著他虛弱一笑的馬場。

 

為什麼到最後一刻還能笑著?

 

他不懂,如果是他,在面臨死亡的瞬間一定沒辦法微笑著。他做不到在最後仍用笑容面對世界。

 

有太多問題想問,最後他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僅僅是大聲喊著對方的名字,無力地看著馬場閉上眼睛——

 

 

04

 

至今為止的人生中

從來都沒有想過

在這種時候的我

應該有什麼樣的表情呢

 

 

05


他在那一刻掙扎著醒來,手胡亂地抓住離他最近的東西,等過了幾秒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抓的是馬場的衣襟。

 

林很快地便意識到剛才的一切不過是夢,大概是說了夢話,才驚醒了也在睡夢中的馬場。

 

馬場臉上的錯愕只維持了那麼幾秒,隨即便放柔了表情,手輕輕覆在林的手背上,讓林的手離開自己的衣襟。

 

做惡夢了嗎,小林?

 

馬場微笑著問他,林沒回答,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那麼你今天就別睡這裡了,馬場說。

 

換個地方睡就能不做惡夢嗎?

 

林對馬場突如其來的一句摸不著頭緒,還沒來得及吐槽,就被馬場一把拉起,直直往他的房間裡拖去。

 

兩個人一起睡比較安心嘛,馬場這麼解釋;這個在林夢中死過一次的男人完全沒問他的意見,把林往自己房裡的床上推後就關上了門,在林身邊躺了下來。

 

……什麼跟什麼啊?

 

 

06

 

原本,林還在想,如果馬場要問他夢到了什麼他該如何回答,最後對方卻沒問他半點夢境內容,只是把兩個成年男性塞到一張單人床上,叫林趕快睡。

 

很擠,擠到他們必須緊緊貼在一起,小小的床才能放下兩個人。

 

惡夢讓林完全沒有休息到的感覺,他也懶得問馬場到底在想些什麼,反正、就睡吧,就這麼一天,兩個人一起睡也無妨。

 

 

07

 

那時候,林並不知道,那一夜過後,他再沒回過那張沙發上睡。

 

我就不問你夢到什麼了,他們第一天睡在同一張床上的夜晚,朦朧之間,林聽到馬場在他身邊說著,聲音很輕,卻無比沉穩。

 

——不論是什麼事讓你這麼害怕,我都希望你知道,我永遠是在小林身邊的。

 

馬場的音量像是自言自語,或許是以為自己睡著了,馬場似乎也沒有要等林回應的意思,不出幾分鐘,他便感受到了馬場平穩規律的呼吸聲。

 

林嘆了口氣,就那麼一點點,他往馬場身上更貼近了些。

 

就那麼一點點,安心的感覺也是,一點點而已。

 

 

08

 

就算是像謊言一般的約定也好

有時將他信以為真也不錯

 

 

09

 

林是相信了。

 

他選擇相信馬場,或許因為在馬場床上度過的第一夜他沒再做惡夢,醒來時即使馬場不在身邊,桌上也有一份簡單、還冒著熱氣的早餐等著他。

 

馬場沒問那天他夢到什麼,偶爾,林又在惡夢中掙扎著醒來,馬場也不會多問他夢境的內容,只是輕輕搓揉林柔軟的頭髮,告訴他,沒事了。

 

沒事了,他說。時間軸拉長,往往他們之間的以後走去,那窄小的單人床成了加大型的雙人床,林喘著氣驚醒後得到的也從溫柔的撫摸,變成他再不排斥的擁抱。

 

就算是謊言也好一樣的約定也好,無論如何,林是相信了。

 

 

10

 

剛買床的時候,榎田還笑說他們終於知道要離開沙發了,他從很久以前就在吐槽這件事,有時間和財力加裝浴室、卻一直堅持要睡沙發,他一直搞不懂這兩個人到底在磨蹭什麼。

 

雖然這兩個人很煩,動不動就吵架、林又一天到晚把自己這裡當成離家出走時的臨時住所,雖然他有時候真的很想叫他們自己回床上吵——不過,榎田還是挺開心的。

 

看他倆這樣,誰都會覺得開心啊。

 

這是沾染鮮血與黑暗的城市,可他們卻攜手往光的方向前行,即使倒臥在血泊中,雙眼也在夜色中尋找星光。

 

抬頭仰望,天空是如此耀眼啊。

 

 

11

 

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才問馬場,如果真的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是否會像自己夢中一樣,微笑著面對。

 

躺在馬場懷裡,感受著彼此呼吸的節奏越來越相近,每一次心跳的顫動都能清楚感受。林不會承認這是撒嬌,最多就是說這個姿勢讓他很放鬆、那個馬蠢又剛好很好躺而已。就只是這樣。

 

馬場想了想,才回答他,會吧。

 

為什麼啊,林悶著聲音問。

 

兩人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林還是無法完全明白——也許慢慢開始懂了,他仍想聽馬場的答案。

 

如果到那一刻,朝我伸出手的人是小林,我一定會很開心的。馬場說。

 

林沒回話,只是不輕不重地往馬場的胸口捶了一下,用自言自語的音量說了聲「噁心死了」。

 

但他好像懂了,為什麼馬場能夠笑著面對。

 

 

12

 

要知道

一生當中大概能經歷一次真正的愛

 

 

13

 

那麼,馬場善治就是他生命裡的那一次。



——————————————————————






看著OP的歌詞就覺得馬場林應該再愛五十年到底是為什麼。


明天動畫就要完結了,好期待最後一集又覺得以後的日子會很寂寞QAQ


最後、喜歡這篇的話歡迎告訴我喔,我會很開心的(´▽`ʃ♡ƪ)



评论(9)
热度(49)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