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晚安


→內文就跟標題一樣短

→真的很短很平淡的日常小故事

→當然還是要宣傳一下快要截止的新刊印調



——————————————————————



00

 

他們還沒在一起的時候,就有互相和對方道晚安的習慣。

 

 

01

 

「晚安」兩個字具有時效性。它的效果只有一個晚上,而且只有在入眠前的那段時間裡才能發揮效用,從不同的人口中說出,所帶給人的感覺也不盡相同。

 

不變的,或許是那背後所隱藏的關心吧?

 

桃矢第一次和雪兔說晚安時,他們認識的時間還不長。那時候,不論是對學校、或是整個友枝町雪兔都還不甚熟悉,剛轉學過來就讓桃矢幫了不少忙,他對桃矢的印象就是個「溫柔的好人」,就算已經到了寂靜的深夜,桃矢也總是不嫌麻煩地回答他的任何問題。

 

在收到桃矢提醒自己明天要記得帶新課本的通知後,雪兔對著手機螢幕微微一笑,回傳了「謝謝」兩個字後便將手機放在一旁,摘下了臉上的眼鏡,在準備入睡前,注意到原本暗著的螢幕又亮了起來。

 

上面只有短短一行訊息:這沒什麼。你早點睡吧,晚安。

 

 

02

 

和祖父母同住的說法是編出來的,雪兔早已習慣一個人住,獨自入睡、在鬧鐘響起時醒來,他想不起來上一次有人在睡前和他說晚安是在什麼時候——那或許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晚安,簡單的幾個音節,甚至不是聲音,僅僅是文字訊息卻讓人感到無比的安心。

 

經過了一日的疲憊,據說人在睡前時總是特別的脆弱,雖然雪兔覺得自己一天到晚總是很有精神,但在夜裡收到一句晚安,感覺還是特別溫暖。

 

就像有個人陪在自己身邊一樣。

 

晚安,桃矢。他回覆,讓房裡最後的光源暗去,閉上眼睛。

 

 

03

 

互傳晚安的日子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像是要持續服用一陣子才能見效的藥物,等到發現自己的身體與藥物起了反應時,也已經無法停止依賴。雪兔開始習慣有個人和自己說晚安,有時候,桃矢回訊息的速度慢了些,他還是會等到那句「晚安」傳來後才準備入睡。

 

每當看到那行簡短的訊息時,他總會想起白天的桃矢,偶爾想起他騎著單車靠近自己的樣子、有時則是桃矢捏他臉頰或是搓揉他頭髮的畫面,那掌心溫柔的觸感彷彿還留在身上,感受如此真實。

 

一個人好像也不是那麼孤單了,意識到自己開始有這樣的想法後,他早已無法停止依賴。

 

 

04

 

雪兔知道自己不是人類,像他這樣的人,就算消失了或許也無所謂吧?過去,他有過好多次這樣的想法,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不再抱持這麼消極的念頭,也是在認識了桃矢之後。

 

如果今天他消失了,晚上就不能讓桃矢和自己說晚安了啊。

 

 

05

 

【雪,你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可以是可以,怎麼了嗎?】

【你等我一下。】

 

 

06

 

「怎麼了嗎,桃矢?這麼晚了還打過來——」

「也沒什麼,就想跟你說晚安。」

「欸?」

「就這樣而已,晚安。」

 

 

07

 

後來的差別,也就只是從文字訊息變成了電話而已,平面的文字有了聲音,往後很長一段時間裡,他們都習慣了彼此睡前的一通晚安電話。

 

又過了幾年,他們還是會在睡前和對方說上一聲晚安,和那段日子不同的是,他們從在電話裡變成了當面說,一說就是一輩子。

 

 

 

 

*當時也發生過這樣的事*

 

「桃矢,我進來囉——看你房間燈還開著,想說來問問你怎麼還沒睡。」

 

敲完兒子的房門後,走進桃矢房間裡的藤隆看見的是自己的兒子躺在床上、手裡拿著手機的畫面,平常都很早睡的少年今天反常地還沒熄燈,樣子看起來卻不像有作業要趕,令身為父親的藤隆忍不住感到好奇。

 

「……我在等電話。」

 

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說出這句話的桃矢卻顯得有些焦躁,像一直在等待著些什麼,眼神直盯著手機不放。

 

露出瞭然於心的笑容,藤隆和桃矢道了聲晚安,便悄悄地離開兒子的房間。

 

應該是交了女朋友吧?

 

想想兒子也到了該談戀愛的年紀,藤隆雖然猜到了大概的狀況,卻沒想到隔天聽到雪兔一句「昨天和桃矢聊天聊到一半睡著了呢」時,前一晚徹夜未眠的桃矢心情有多複雜。



——————————————————————



十七歲的時候習慣一個男孩子每天和自己說晚安,過了一年半還是改不掉需要有人和自己說晚安才會去睡的習慣,大概也會一直這麼持續下去吧,這兩個字真的有很神奇的魔力XDDD


就只是想寫寫桃雪互道晚安的故事而已,很簡單的內容,希望大家今晚都能睡得好好的(๑´ㅂ`๑)


最後最後,因為過完年就會把本子送印了,還是再密集地宣傳一下桃雪新刊印量調查!應該會委託代理在淘寶上販售,所以非台灣地區也可以購買喔!



评论(4)
热度(102)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