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留下來陪你生活(情人節賀文)

→沒錯情人節剛開始就是要先讓有情人放個閃

→史上第一次這麼早發賀文好感動

→BGM:留下來陪你生活

→繼續宣傳新刊《桃花似雪》印量調查進行中!留言+1也會列入計算!

——————————————————————

00

 

他們一直都比同齡的孩子要來得勤奮。

 

也許辛苦,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自願,對於生命,他們有從未有任何怨言。

 

 

 

01

 

木之本家只有父親獨自支撐著家計,自幼就明白這件事,桃矢一直都希望自己能為這個家多付出一點,無關年紀,不論是學費還是家裡的日常支出,他都盡可能地用打工賺來的錢為父親分擔。這麼做,小櫻未來也可以過得更輕鬆些,即使和同學相比,他的兼職總是特別多,桃矢卻不曾對此有過任何不滿。

 

他認識雪兔的時候,雪兔並不知道其實他什麼都明白。桃矢明白,雪兔一個人生活、沒有家人陪伴,甚至沒有任何過去的記憶,十六歲的少年笑得輕盈,肩上的負擔卻無比沉重。

 

桃矢並沒有在一開始便告訴雪兔這些,他只是拿了張自己打工處的徵人傳單來到這位轉學生面前,問他放學後有沒有空。沒事的話,和我一起去打工吧?他說,那時候,他還稱呼雪兔為「月城同學」,而戴著眼鏡的少年對於桃矢的動機完全沒有過問,只是露出了那令不少少女著迷的微笑,對桃矢點了點頭。

 

那就請多指教了,木之本同學。

 

 

 

02

 

我想留下來陪你生活

一起吃點苦 再享享福

 

 

 

03

 

有些打工做起來確實不輕鬆,即使桃矢對新工作的上手速度向來很快,偶爾還是會感到疲憊。他和雪兔一起做的第一份工作,地點位在街角的咖啡廳,雪兔是店內的服務生,穿上制服的樣子相當好看,那時有許多女孩子都是為了看他而光顧店裡,這位銀髮的少年可以說是咖啡廳的活招牌。

 

而桃矢,把自己塞進兔子布偶裝裡,在咖啡廳外面發著氣球與菜單。他穿過各式各樣的布偶裝,理由很簡單,這項麻煩的工作沒幾個人喜歡,薪水特別高,很符合他的需求。

 

布偶裝裡很悶熱,時值初夏,桃矢埋在兔子頭裡的褐髮早沾滿了汗水,他沒有一句怨言,一次又一次地將氣球交給笑得燦爛的孩子。透過落地窗,桃矢可以瞥見咖啡店裡頭的樣貌,他那身著黑色制服的同學穿梭在各個桌位中,充滿朝氣地記錄下每位客人的點單。

 

桃矢發現,雪兔適應工作的速度非常快,不像外表給人一種呆呆的感覺,對於每項雜務他總能很快地熟悉,幾乎不出任何差錯。第一天工作結束時,他問正在換衣服的雪兔會不會太累,而雪兔笑著搖了搖頭。

 

反倒是木之本同學,在外面很辛苦吧?看著桃矢,雪兔的眼睛有些慵懶地微瞇,卻看不出一絲倦意;我在店裡也一直看著木之本同學認真的樣子喔,幫店裡拉了不少客人呢。

 

不過就是隻沒有表情的兔子嗎,怎麼看得出認真的樣子?桃矢心裡雖然有話想吐槽,最後卻什麼都沒說,對雪兔點了點頭,這沒什麼,他說。

 

要記得,不可以太勉強自己喔。雪兔這麼告訴他時,桃矢先是愣了一下,稍早出門前,父親藤隆也和他說了一樣的話。雪兔的笑容很溫和,和他父親給人的感覺很像,都讓人很舒服,不自覺地就會放鬆下來。

 

那天,雪兔對他做出了邀請。一起回家吧,木之本同學。

 

 

 

04

 

很快地,他們都知道了彼此家的位置。雪兔和小櫻認識,自己妹妹眼底滿溢的情感太過明顯,根本不用本人明講,桃矢也知道妹妹對他的同學抱著怎麼樣的感情。

 

看來以後事情會有些麻煩了,不過——

 

那時候,桃矢就知道,雪兔一定能好好地處理這件事。他的預測向來很準,雖然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哪裡來的自信,但他就是願意相信雪兔,也很開心沒花上多久的時間,雪兔便能和自然地和他的家人相處。

 

第一次邀請雪兔來家裡吃飯那天,小櫻從頭到尾都紅著臉,想和雪兔聊天,每次開口卻又結結巴巴的,把想說的話又吞了回去。看他那樣,雪兔面帶溫柔的笑容,從小櫻最近的課業狀況切入話題,讓茶髮女孩很快便能流暢地和自己對話。

 

小櫻數學不好嗎?我以前也是,對數學一直不太拿手呢。雪兔這麼回應女孩,那顆初次接觸「喜歡」這種情感的心對雪兔的好感度節節攀升,桃矢卻只是默默咀嚼著嘴裡的菜,看了眼雪兔。

 

這傢伙最好是數學不好。

 

桃矢還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是雪兔做不好的,每個科目成績不是頂尖也在平均之上,體能藝能都難不倒他,才剛轉來他們學校沒多久,就成了校園裡傳奇性的風雲人物。特別是,桃矢盯著雪兔面前的盤子,裡頭裝著比其他三人硬是多出了三倍的食物量,關於食量,雪兔簡直是個活生生的傳說。

 

雪兔很會吃。他對好夢的定義是有烤魚出現,對幸福的理解是有吃不完的煎蛋捲,無時無刻都能看到他正咬著麵包,問他說這是今天第幾個的話,總是能得到很驚人的答案。

 

食量這麼大,要養他應該開銷很大吧——飯桌上,意識到自己有了這個想法的桃矢差點弄掉了筷子,還被小櫻取笑「哥哥也有放空的時候嘛」,讓他不滿地把碗裡的蔬菜全丟進妹妹碗裡。雪兔在一旁看得發笑,直說你們家感情真的很好呢。

 

他剛才、怎麼會有要養對方這種奇怪的想法呢?

 

 

 

05

 

那時,桃矢沒想過的是,有天他真的會把雪兔帶回家。

 

 

 

06

 

把櫃子上的東西收進箱子裡,桃矢的眼角餘光瞄到正在滑手機的雪兔,他正傳著剛剛和桃矢一起吃的下午茶照片,接收照片的人則是一個桃矢偶爾會聽到的名字。

 

是發給那隻黃色的布偶嗎?繼續手上的動作,桃矢問。

 

他知道,雪兔最近和小櫻那隻布偶的感情不錯,雪兔時不時會發他們吃美食的照片給對方,惹得那隻愛吃的布偶在他們家樓上打滾。

 

是啊,雪兔回答,不忘記多補一句,要是小可知道自己被說是布偶的話,一定會生氣的。

 

誰管他啊。

 

桃矢跟那隻布偶又不熟,平常只是覺得看對方裝成布偶的樣子很有趣,才沒有要戳破的意思,看小櫻慌慌張張地想解釋也挺好玩的。

 

現在,他們正在雪兔的家裡,把他準備要帶出去的東西打包帶走。艾利歐接手了這棟房子的產權等等相關問題,裡頭現在沒什麼機會住人,一直空著確實也危險,沒有後顧之憂後,他們約好了一天一起來整理房子,收拾一些雪兔留下的生活用品。

 

是的,這裡沒什麼機會住人了。

 

幾乎已經在木之本家定居的雪兔早把能拿的東西都拿走了,房間裡頭空蕩蕩的,只剩下一點小擺飾,等著被帶去它們的新家。

 

從書櫃上,雪兔取下了一個櫻花造型的相框。

 

 

 

07

 

相框不是雪兔自己買的,印象中是某一次商店街抽獎抽中的,設計簡單、樣子卻很好看,他原本一直讓相框空著放在那裡,不過,現在裡頭已經有了照片。

 

放在相框裡的,是他第一次到木之本家做客時的拍下的照片。藤隆笑著說,桃矢其實很少帶朋友回家呢,讓我幫你們拍張照、做個紀念吧?

 

以後,桃矢也要麻煩月城多多照顧了。藤隆這麼說的時候,桃矢的樣子有些不好意思,卻也沒有出聲。無法否認,他確實幾乎沒有帶朋友回家裡過,雪兔的出現大概讓藤隆這個做父親的很開心吧。

 

雪兔微微一笑,眼尾和嘴角的弧度都很好看,相當符合他給人溫順的感覺。我才要麻煩桃矢照顧了,他說。

 

剛搬來友枝町,對這裡還有些不熟悉,幸好有桃矢的幫忙。雪兔向藤隆傾訴了他對桃矢的感謝,聽到他說話的兩人注意的重點卻全是他話裡的稱呼。

 

藤隆看向桃矢,眼底帶著溫和的笑意,桃矢則是撇開了頭。

 

會直接稱呼桃矢名字的人不多呢。

 

看來,以後真的要麻煩月城多多照顧自己兒子了,各種方面來說都是。

 

 

 

08

 

你聽過千百首歌 真實的日子還是一個人過

而一個人的脆弱 和許多心都相通

你的我的他的 我們同在一個夢裡走

 

 

 

09

 

那時候,其實他們已經開始走過另一人的夢。和歌帆在一起的時候,桃矢也常常會夢到她,他還算明白,喜歡一個人是怎麼樣的感覺,也知道夢境往往反映現實與內心真實的看法。

 

一開始他還稱呼雪兔為「月城」,雪兔已經先稱呼他為「桃矢」。他問桃矢,會介意被直接稱呼名字嗎?他看同學幾乎都用姓氏稱呼桃矢,可是,他的名字很好聽,不這麼稱呼的話太可惜了。

 

像春天的桃花一樣,給人很溫柔的感覺呢。

 

後來,雪兔說過,不只是名字,桃矢也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

 

——真實的日子,開始不是一個人過。

 

 

 

10

 

雪兔手上的照片,是他和桃矢的第一次合影。桃矢本人好看,拍起照來也上相,稍微有些可惜的是,那時候他們之間還保持著一點點距離,多了份剛相識時的青澀,這張照片卻也因此而更加珍貴。

 

那天過後沒多久,桃矢第一次稱他為「雪」,直接跳過了「雪兔」的階段,甚至沒問他喜不喜歡被這樣稱呼,他喚得那樣自然,從此更成了只有桃矢會喊的名字。

 

雪,你手上拿的是什麼?看雪兔拿著個東西傻笑,桃矢忍不住問。

 

雪兔微笑著把相框收進準備打包帶走的袋子裡。沒什麼,他說。

 

 

 

11

 

往後,他們一起生活的日子,離不開柴米油鹽醬醋茶,很簡單,卻也足夠。從一最初半工半讀的日子,變成從大學畢業、各自有了份適合自己的工作,粗茶淡飯的平淡生活,幸福那樣令人珍惜。

 

那都是之後的事了。

 

現在,他們牽著手、離開雪兔過去的房子,桃矢騎他的摩托車,而雪兔在後座摟住他的腰。桃矢的髮絲被迎面的風輕輕吹起,搔癢著雪兔的臉頰,他卻仍然緊緊抱住桃矢,不願意讓兩人之間有任何距離。

 

抓緊了,雪。風聲中,他聽見桃矢這麼說。

 

 

 

12

 

我想留下來陪你生活

幸福不要多 只要我心感覺夠

 

 

 

13

 

未來,他們留下來陪彼此生活。

 

 

 

 

 

【既然是情人節還是要有點情人節的感覺】

 

 

「在幸福的情人節這一天,只要情侶合照打卡、就有買一送一的情侶票優惠喔——那邊兩位帥哥,今天要入園嗎?只要你們不介意的話,假裝一下拍個照就可以享有優惠——」

 

「這種事不用假裝。」

 

負責招攬客人的少女「咦」了聲,然後看著銀髮的少年在另一人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眼神還不忘偷瞄褐髮少年手上的手機鏡頭,確定他倆親吻的照片確實被拍下,才把嘴唇從對方的臉頰上移開。

 

打卡、上傳,再把手機螢幕拿給工作人員看,褐髮少年勾起了笑容:「這樣可以吧?」

 

不過就是和男朋友拍照上傳嗎,這有什麼難的。

 

 

今天的工作人員認真覺得,以後這一天要上班的話,還是請上頭多配兩副墨鏡下來吧。

——————————————————————

作者的夢想是有天也能有人陪放閃……算了沒有的話就桃雪再愛一萬年就好,嗚嗚嗚。

很喜歡這首歌,平平淡淡的很適合桃雪,希望他們永遠都這麼好。

最後也祝大家情人節快樂,今天發完文後我要戴著墨鏡過一整天了啦Q______Q

评论(12)
热度(145)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