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魔女帶大的孩子


→題材出自推特熱門話題:魔女帶大的孩子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架空設定、年齡操作有,魔女雪兔、桃矢幼童。

→好喜歡寫這種童話的感覺喔QAQQ

新刊《桃花似雪》印量調查進行中!留言+1也會列入計算!



——————————————————————



嚴格來說,魔女並不是只能用來稱呼女性。巫師、魔法師並不是魔女的相對詞,所使用的魔法流派並不相同,並不能混為一談——解釋起來太複雜,可世界上並沒有「魔男」這個說法,習慣上,雪兔介紹自己時,還是會說他是個魔女。

魔女雪兔,外表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少年,實際年齡不明,和自己名字裡的「雪」字一樣,居住在人煙罕至的寒冷北國。一年裡有四分之三的時間,他所居住的地方都被白雪覆蓋,他的魔法讓大多數的雪都落在山上,山腳下的國家因此得以不被銀白色淹沒,商業繁榮、熱鬧非凡,是個人民生活富裕而滿足的國家。

總是在雪中靜靜看著山下幸福的人民,即使總是獨自在山裡生活,雪兔也從來不感到孤單。

大概吧。

 

夏天即將到來時,也是雪融之時。在魔女居住的山上,就連春天也是白雪皚皚,一年之中只有一個季節不會下雪,山間一片翠綠蓊鬱,難得的生意盎然。

那年雪融時,魔女遇見了男孩。

他在開著白花的草叢裡發現了男孩。花朵能盛開的時間太短暫,這座山上幾乎無花,只有那裡會在夏天時綻放重瓣的白花,溫暖的日子裡,雪兔閒來無事便會去花叢那兒看看,也因為這樣,那天他才剛好出現在那裡。

男孩有著一對深緋色的眼,是這座總被白雪覆蓋的山上極為少見的顏色,對初見的雪兔還有些排斥,卻不帶一絲敵意。雪兔蹲下身子,對男孩露出了微笑。

 

你的父母呢?他問,或許是趁著雪融了,陪家人來山間走走的孩子吧?雪兔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人類了,而且還是這麼小的孩子,雖然開心,可最重要的,還是把孩子送回父母身邊。

然而,男孩搖了搖頭。

——那麼,你知道你家住在哪裡嗎?

連問了好幾個問題,雪兔得到的回覆都是搖頭。男孩的穿著極為簡單,甚至已經到了雪兔都擔心他會不會冷的狀態,臉上雖然還稚氣未脫,可眼底的成熟卻像是不屬於他的年紀,絲毫不畏懼地回望雪兔。

身為魔女的直覺告訴他,這是個成長歷程辛苦的孩子,而且,目前並沒有家可以回去。

 

我是雪兔,你叫什麼名字?他問,男孩沉默了幾秒,才緩緩地吐出了兩個音節。

桃矢。

褐髮褐眼的男孩報上了自己的名字,銀髮的魔女微笑示好,對著桃矢伸出了手。

要來我家嗎,桃矢?

 

*

 

然後,男孩就這麼在魔女家住了好多年。

 

一開始,不太愛說話的男孩顯得冷淡而沉默,在雪兔為自己送上一碗熱騰騰的濃湯時,也只低聲地說句「謝謝」。溫熱的液體順著喉嚨滑落,男孩跟著瞪大了眼睛,像是已經很久沒進食過一樣,動作十分倉促地將整個碗端起,大口喝著濃湯。

這一切雪兔都看在眼底,他乾脆把整鍋湯搬到桌上,要男孩不要急、慢慢來。還有很多的,桃矢不用擔心,他說。

不過幾天的時間,男孩甚至成了魔女下廚時的好幫手,雪兔很驚訝,看起來年紀這麼小的男孩廚藝相當出色,十分熟練地使用沉重的廚具,毫不畏懼柴火的高溫。

他從來不問男孩的過去,只有那一次,雪兔將小小的孩子擁入懷中,給了他一個無比溫柔的擁抱。

男孩嚇了一跳,卻沒有推開他。

過去辛苦你了。摸摸男孩褐色的頭髮,雪兔輕聲說著。

 

*

 

雪兔活過很長的歲月,可是,養小孩還是他的第一次。為此,他總有想不完的煩惱,有什麼魔法可以讓孩子更愛笑一點呢?

明明笑起來會很好看的,可男孩並不太愛笑,雖然安靜的孩子很好帶,可雪兔更希望他能像一般的孩子一樣開懷大笑、在草地上奔跑,雪兔一邊縫製要給男孩的衣服,一邊苦惱地嘆了口氣。

注意到他的動作,男孩走近自己,斜著他,問了聲「怎麼了」。

這麼貼心的孩子,如果能開心地微笑,就好了。

搖了搖頭,雪兔把做好的衣服拿起,心裡想著的是桃矢穿上一定會很好看。換上這件吧,他說,把衣服塞到了孩子手上。

我們去外頭走走吧。

 

夏天,地面尚未有積雪,他還能帶著男孩出門踏青,踏過一片青綠,穿過白花盛放的花叢。雪兔發現,男孩的眼神注視著樹上的果實,那是山上少數能撐過嚴冬的樹果,雖然口味上比較特別,但雪兔決定先不要提醒,只是微笑著問男孩,桃矢想要那個嗎?

桃矢愣了一下,而雪兔沒等他的回覆,逕自蹲了下來,示意男孩坐上他的肩。

他讓男孩坐在自己肩上,從樹上摘下了樹果。魔女沒想到的是,桃矢摘了兩顆櫻花色的果子,一顆遞給了他。是給我的嗎?他問,而桃矢點了點頭。

雪兔收下了樹果,和男孩道謝後,讓他趕快先試試看果子的味道。

很甜的,他有些壞心眼地說,然後在男孩輕咬了一口、被酸的整張臉都皺了起來時忍不住大笑了出聲。

手上拿著果實,男孩沉默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被耍了。

啊抱歉抱歉,是不是做得太過火了——雪兔慌慌張張地把男孩放下來,他本來只是想開個玩笑,男孩一直沒有回應,他才開始擔心是不是自己太過份了。

意外的是,魔女在男孩的臉上看到一抹淺淺的笑容。

 

雪兔無法形容,那一刻自己心裡有多開心。

他摸了摸男孩的臉頰,動作很輕、很輕。桃矢笑起來很好看,要像這樣常常笑才可以喔,他這樣告訴男孩。

 

*

 

魔女開始教導男孩關於這山上的一切,雪季什麼時候到來、白花什麼時候盛開,他將自己所知道的都傳授給男孩,牽起那小小的手,踏過他再熟悉不過的這座山。

還有那個、是桃矢上次吃到很酸的果實喔。經過果實已經差不多落回塵土的樹下時,雪兔忍著笑意,這麼告訴男孩。那是要做成果醬、放上好段時間才會變甜的樹果,他也沒忘要好好和男孩解釋。

就別提那件事了。

最讓雪兔高興(?)的事,男孩這時候已經會回嘴了。表情有些尷尬,大概是想起了那樹果的味道有多麼難忘,不想要這段往事再被雪兔提起。

好好好,桃矢說不提就不提。雪兔這麼說,然而每年到這個時候,同樣的事情都會再被他提一次。

 

*

 

他們住在一起第三個冬天,桃矢在山上發現了一隻雪兔。是一隻雪兔。雖然和魔女的名字寫法一樣,但那是隻只在寒帶地區生活的小動物,白白的毛、軟軟絨絨的一球,眨著黑溜溜的大眼睛被桃矢撿回家。

很久沒看到雪兔了呢,魔女說。以前偶爾會看到的,居住在山裡的生物,後來數量越來越少,也幾乎沒看過牠們在山上出現了。

雖然很難得,雪兔還是不忘記教導孩子,動物屬於大自然,再怎麼喜歡牠,都得讓牠回到原本的地方生活。他話是這麼說,男孩也乖乖聽了,可桃矢第二天又在門口看見那隻雪兔,接著第三天、第四天——

算了,養牠吧。魔女放棄了,要桃矢趕快把那隻一直想跑進自己家裡的雪兔帶進來。

 

桃矢撿回一隻雪兔,就像當年雪兔撿到桃矢一樣。

仔細想想,其實還滿有趣的。有毛絨絨的雪兔陪在身邊,桃矢的頭枕在魔女的腿上,沒多久就進入了夢鄉。看著男孩的睡顏,雪兔鏡片後的眼瞳滿溢柔情,也跟著闔上了眼,在桃矢的陪伴下入眠。

 

*

 

大概是在他與男孩相遇的五年後,雪兔第一次讓男孩在夏天時下山。男孩長得很快,身高一年比一年高,不過在十幾歲的年紀就快要與雪兔一般高,眉宇間也越發成熟。雪兔知道,是時候讓男孩離開這座山,去自己誕生的地方看看了。

雪不去嗎?對雪兔的稱呼已經只剩下一個字,桃矢這麼問。他確實一直想下山看看,但自己心裡最在意的,是雪兔能不能和他同行這件事。

而雪兔只是搖了搖頭。

 

魔女本身就是魔法,一旦他離開了這座山,白雪就會落在山下的國家,即使是夏天也是。他不能離開這裡,可桃矢可以。他捏了捏少年的手,要他別擔心,好好去山下看一看、放心地玩吧。

他沒想到的是,那天少年回來,也帶了滿身傷。

 

慌忙之間,雪兔用了治癒魔法,讓冰藍色的光芒為桃矢療傷。怎麼會弄成這樣呢?他擔心地問,少年連嘴角都帶著傷,暗紅色的血液已經凝固,雪兔看了只覺得心疼。

和別人打架了,桃矢淡淡地回答。

被問起自己來自哪裡時,他回答他是被魔女養大的,卻招來了旁人的一陣嘲笑。童話故事都說魔女是邪惡的,怎麼可能會善良的魔女?和他同樣年紀的少年笑著說,不忘了多加油添醋兩句,那座山上長年被白雪覆蓋,聽說就是魔女的詛咒啊。

繁榮的國家裡,已經沒有人記得魔女的付出,也不再有人為雪兔所做的一切表達感謝。想到這裡,桃矢氣不過,一拳揮向不斷嘲諷的少年,一場下手毫不留情的混戰就這樣發生在一群青少年中。

 

他們不該這樣說雪,明明一切都是有雪的幫忙才——桃矢趕著想把話說完,怕自己解釋不清楚,語速越來越快,沒說完的話卻被雪兔突然的擁抱給打斷。

沒關係的,桃矢,我都知道。雪兔說。他都知道。

 

*

 

就算被遺忘了,可是我們所做的一切都不會被抹滅,只要我們還記得,那就夠了。那天,他這麼告訴桃矢,緊緊摟住少年寬闊的肩,溫柔的語氣裡帶著不捨。

魔女活了很長的歲月,但這樣願意為他著想的人,是他生命裡的第一個。

 

——直到現在,你還是這麼想嗎?

 

他懷裡的那隻雪兔已經垂垂老矣,沒什麼力氣動,只是安安靜靜地躺在雪兔懷裡,讓主人之一幫自己順著毛,而他面前的少年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十七歲的少年已經比魔女還要高了,自從他在花叢裡撿到了男孩起,又過了好多好多年。他們和一隻雪兔住在山裡的房子,吃的是最簡單的粗茶淡飯,冬天時聆聽下雪的聲音,雪融的日子,一起看白花盛開。

過了這麼多年,魔女對於少年,也不只是一個「把他帶大的人」。桃矢坐在雪兔身邊,側過頭、在魔女的唇上落下了一個吻,懷中的雪兔早就習慣這樣的畫面,只是慵懶地趴在那兒,完全無視自己的主人正曬著恩愛。

 

方才,他們聊起了往事。距離桃矢在山下和人打了一架的日子又過了好些年,記得魔女奉獻的人也越來越少,現在,你還這麼認為嗎,只要我們自己記得就好?他問。

雪兔只是微微一笑,一如當年他與男孩相遇時。

當然。他回答。

還有桃矢記得,那就夠了。

 

人類少年表情柔和,不像外表給人冷淡的印象,吻著雪兔的動作很溫柔,雪兔閉上了眼,讓最近有越來越好看趨勢的男孩帶走自己身體的掌控權。在有什麼更親密的舉動之前,桃矢不忘先把那隻老老的雪兔抱到一邊,接著,在眼前這個雪兔白皙的頸上輕輕咬了一下。

嫣紅的印記落在自己的肌膚上,雪兔只是無奈地笑了笑。

 

孩子長大了,也是會有反攻的一天。

窗外下著雪,漫長的冬夜裡,屋子裡頭這下可纏綿得很。

 

*

 

很多年後,褐髮的少年走在街上,別人問他從哪裡來,他會回頭一笑,從來不因自己的回答而猶豫。

 

我是魔女帶大的孩子。他說。



——————————————————————



寫得有點趕,如果有錯字的話歡迎告知QAQ


雖然一直提到有點煩,但因為目前真的很需要抓印量,還是再幫新刊印量調查宣傳一下,麻煩有意願購買的人幫我一下了,謝謝大家!


最後、喜歡這篇的話也很歡迎給我評論喔,我會很開心的(比心)很喜歡寫這種童話風格的感覺,也希望大家看得開心,各位晚安ˊˇˋ




评论(8)
热度(143)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