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同居的日子


→這篇有接著上一篇:煙花絢爛時

→再更之前的幾篇:感冒的日子桃花正豔時成年後才能做的事所以說成年後才能做的事是什麼呢旅行青蛙

→這次真的是新刊完成前最後公開的一篇了XDD



——————————————————————



要不要搬來和我們一起住呢,雪兔?

 

入秋以前,藤隆做了這項提議。

雪兔在木之本家留宿是常有的事,但他終究還有自己的家,即使那裡只有自己一個人住,大多數的時候,他還是會回到那棟和式的房子裡。

聽到藤隆的提議,不只是雪兔,連桃矢都愣住。

 

本來是想讓桃矢去和你一起住的,不過我想,或許你會比較想搬過來。煙花散盡後,藤隆用輕柔的聲音說著,語氣沒有什麼情緒起伏,卻準確地說出了兩人心底的想法。

同居……嗎?

好像、想不到有什麼可以拒絕的理由。

比起搬來自己目前的住所,雪兔確實更希望能和木之本一家同住,畢竟,這些年來,藤隆已經像是他父親一般的存在,還有個小櫻像妹妹似的陪在身邊。

他們幾乎沒有多加猶豫,點點頭,便接受了藤隆的提議。逐漸散去的人潮後方,在秋天尚未到來以前,桃矢第一次在父親面前牽起了雪兔的手,帶他回家。

 

然後是秋天,他們同居生活的開始。

 

輪到桃矢做飯、打掃時多了一個人幫忙,餐桌上永遠有四個人,洗澡水多為了一個人準備——除了這些外在變化外,桃矢跟雪兔之間幾乎沒有什麼改變,最多就是待在一起的時間變多了、多了點剛睡醒時可以看對方睡顏的機會,其他的,都還是他們熟悉的相處模式。

妹妹和爸爸都不在家的時候,待在客廳裡,桃矢還是能聽見浴室流過的水聲,連水流停止的細微變化他都能察覺,沒多久,洗好澡的雪兔便出現在他的身邊,微笑著坐了下來。

他可以聞到雪兔身上沐浴乳的香氣,淡淡的櫻花香,和著剛從浴室裡出來、還蒸騰著的熱氣,讓桃矢忍不住往雪兔的位置更貼近了些。

 

「你身上好香。」

桃矢壓低了聲音說著,湊近了雪兔,用兩片嘴唇輕咬過對方的耳骨,在耳垂上留下細碎的吻。

小櫻和爸爸在的話,他們還會稍微克制一點,至少太過親密的互動可以留到房間裡再說,但反正現在家裡沒人,桃矢的動作也就沒了遮掩。

雪兔沒有閃躲,表情隨著桃矢的親吻而有了變化,有點癢,他眨了眨琥珀色的眼說著,卻沒把桃矢推開。

那頭銀色的髮絲上還沾了未乾的水,從髮梢一路流下、聚集,在髮尾化作小小的卻沉重的水滴,落在桃矢的肩上。

 

看著對方還沒乾的頭髮,桃矢停下了原本的動作:「你這樣會感冒的。」

「沒關係,等等再吹就——」

「不行。」

順手拉開一邊的抽屜、抓起了吹風機,桃矢顯然不給雪兔任何掙扎的空間,接上插座後就強制把雪兔拉到熱風下。

「桃矢、我可以自己吹啦……」

「少囉嗦,你坐好就是了。」

 

充滿溫度的手撥著雪兔的頭髮,與溫暖的熱風一起帶走他髮上的水氣,雪兔知道自己掙扎沒有用,還是乖乖地坐在桃矢面前,讓對方幫自己吹頭髮。

吹頭髮這種小事,他自己也可以做啊——心裡想是這麼想,但雪兔一點都不討厭有個人幫他吹頭髮,他閉上眼睛,去感受桃矢指尖的撫觸。

就是這個會叫他坐好不要動的人,對自己說了「你只要和平時一樣在我身邊發呆、微笑就好」,然後在過了好些日子的某一天,把他給帶了回家。

頭髮吹乾後,雪兔和桃矢回到房間裡,連燈也沒開,在擁吻過後,桃矢動作有些急躁地將雪兔按在床上,他搭著桃矢的肩膀,在對方的撫摸與親吻中沉醉,然後聞到了柔和的香氣。

 

是櫻花。

和自己身上的香氣一樣,相同的沐浴用品、同樣的櫻花香,彷彿也成了他們已經同居的證明。

雪兔緊緊抱住桃矢,回應熱烈的親吻。



——————————————————————



我在想要不要到時候本子本身是全年齡的,然後再多補一本加價購的特典認真開車,大家可以自由決定要不要加購,不然有好幾篇都會在這種討厭的狀況下拉燈XDDD


那接下來的內容就等實體本見囉ヽ(✿゚▽゚)ノ



评论(4)
热度(169)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