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煙花絢爛時


→將收錄於預計下個月出現的新刊裡

→同系列的幾篇:感冒的日子桃花正豔時成年後才能做的事所以說成年後才能做的事是什麼呢旅行青蛙

→不知道會不會本子出刊前最後公開的一篇XDD



——————————————————————



他們決定公開彼此的關係時,是在深夏近初秋的日子。

雖然很多事就算不用說清楚,身邊的人也都瞭然於心,但桃矢和雪兔一直都沒有親口說過兩人的關係,導致校園裡還是不少女孩子覺得有機會,每隔一陣子,他們總有個人得想辦法拒絕他人的告白。

並不是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只是身為戀人的這層關係太過自然,對他們兩人都是,並沒有需要刻意公開的理由。

「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

在又拒絕系上一位同學的告白後,桃矢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對身旁的雪兔這麼說。

 

「畢竟桃矢很受歡迎嘛。」

「這句話你沒資格說吧?」

論受歡迎的程度,雪兔可是完全沒輸給桃矢,溫柔的眼神常常透露著困擾,用婉轉的方式拒絕他人的表白;從高中時期開始,兩個人的感情狀況就一直是校園八卦的焦點,升上大學後也沒改變過,甚至有更嚴重的趨勢。

「不然、桃矢有什麼好方法嗎?」

雪兔微瞇著眼,淡淡地笑著問。

那時是末夏的傍晚,拂過雙頰的風已經有些微涼,下課後準備回家的路上,他們的影子在夕陽下被拖得很長很長,十指交扣的手也被清晰地描繪,在餘暉中貼近、交疊。

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他們習慣牽著手,偶爾稍微出力捏捏對方的掌心,像個調皮的孩子,從緊緊扣住的指間感受彼此的溫度。

桃矢沒有多想,只說了句「就這樣吧」。

隔天,他們開始牽手上學。

 

走在校園裡的每個角落、經過每一間總是坐不滿的教室,他們都和只有兩人時一樣,自然地牽著手,嘴上聊著些不著邊際的事,沒牽起來的那隻手總忍不住搓揉另一人的頭髮,動作溫柔而親暱。

不少人為了他們竊竊私語,事情自然也傳得很快,一天沒過多久,就有人鼓起勇氣來確認他們兩人的關係,教室外頭還聚集了不少人,在等著從他們口中得到回覆。

 

——因為桃矢是我最喜歡的人喔。

——我最喜歡的人也剛好是雪,就這樣而已。

 

就這樣而已。一切都彷彿早已注定。

 

那個年代已經不流行校園八卦小報了,如果有的話,那幾天的頭版大概都是「木之本和月城公開交往」吧?

雖然大多數人的反應都是不意外,還是有不少認為自己有機會的女孩子心碎,但在看過桃矢和雪兔相處的樣子過後,她們也很清楚,兩人之間已經沒有能容下他人的位置。

因為他們看起來那樣幸福。

那是一種,即使只在一邊看著也令人感到溫暖,無法被任何人取代、只有他們能給予彼此的幸福。

 

*

 

在整個學校都知道他們的關係後,桃矢和雪兔開始思考的,便是要怎麼和家人說這件事。

小櫻倒還不用費心,她甚至可以說是最早知道他們喜歡彼此的人,最後,身邊唯一不知道這件事的,只剩下桃矢的爸爸。

桃矢並不認為藤隆什麼都不知道。

就像小櫻和那個香港小鬼的事,就算小櫻沒有親口告訴爸爸,藤隆還是會笑著問桃矢,小櫻戀愛了吧?明明不記得有告訴他的,可藤隆總是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他聲音很輕,一邊說著,一邊對桃矢眨了眨眼。

 

這些年來,藤隆也早就將雪兔當成家人一般的存在,正因為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他們並沒有想過有天必須告訴這位盡責的父親。

想開口告訴他,對於雪兔,桃矢確實是將他當成家人一般對待,可並不只是血緣相繫的家人。

而是、想攜手走過一生的伴侶。

 

*

 

時序走到夏末,天氣不再燠熱,微風裡已有些初秋的氣息。象徵著盛夏已盡的荼蘼花落,人們卻不曾忘記把握時間,抓住夏天的尾巴,在夜穹下舉辦了熱鬧的花火大會。

他們每年都會來參加,即使爸爸藤隆不一定會跟著,桃矢和雪兔、小櫻和她的朋友們都仍是花火下不曾缺席的一份子。這一年,沒有未處理完的工作,藤隆答應了小櫻的邀約,和孩子們一起來到歡樂的慶典,漫步在歡笑聲中,臉上還是一如往常的微笑。

小櫻的一句「那個好可愛」,也不意外地又開啟兩位男性的戰爭。

有穿著可愛和服的知世陪著小櫻,桃矢和小狼又要花上不少時間比賽誰先拿到小櫻想要的布偶,藤隆眨著笑意,和雪兔說了「不如我們先去晃晃吧」。

 

仔細想想,雪兔和藤隆單獨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多半都有小櫻或桃矢在,兩人獨處的機會其實很少。

一開始,他們聊著再平凡不過的話題,聊聊小櫻最近幸福的樣子、談談桃矢和雪兔最近學校的狀況,屐齒輕敲地面,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來到沒有攤販的地方,觀月神社裡一片靜寂,只有夜裡的蟲鳴四起。

「桃矢他們結束後,應該會過來這裡和我們會合。」雪兔說,每一年都是這樣,走過喧鬧的攤販聚集處,最後他們都會在神社裡會面,等待花火綻放。

 

「他們兩個還真是玩不膩。」藤隆露出了有些無奈的笑容,也不知道桃矢到底能不能接受妹妹有男朋友這件事,每次兩人見面都免不了一番爭吵。

已經很習慣這種場面,雪兔笑了笑:「因為桃矢真的很疼愛小櫻嘛。」

「是啊。」

藤隆看了下腕上的錶,已經很接近花火大會開始的時間,顯然看不順眼對方的兩個人還沒分出勝負:「桃矢他們看來是來不及趕上開始的那刻了。」

倒數三十秒。確實是來不及了。

 

「雖然看桃矢這麼疼愛小櫻很開心,可是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他和小櫻一樣,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看著無垠夜空,藤隆輕聲說著。

那時夜幕星點斑斕,每一顆星子都擁有屬於自己的位置,在墨色的夜空裡閃爍,與其他無數的星星交織成漫漫銀河,向遙遠的彼方蜿蜒,永遠不會迎向盡頭。

他們都看著同一片星空,而雪兔微微詫異地轉過了頭,看著並不是面對他講話的藤隆。

倒數二十秒。

 

「幸好,桃矢在更早之前,就遇到他最喜歡的那個人,我也就放心了。」

藤隆的鏡片映著散發銀白色光芒的星子,默默無語,卻靜靜地看著地面上四季移轉,一旁的攤販、拿著水氣球的和服少年少女,那一刻全都抬頭仰望星空。倒數十秒。

「他雖然個性不坦率,但其實是個好孩子,這點雪兔比我更清楚吧?」

五秒、四秒、三秒——

他不再面對夜空,而是轉過身子,對雪兔露出溫柔的笑容。

 

「那孩子,就麻煩你了。」

煙花齊綻。

 

絢爛的煙花綻放於空,不同的顏色交替出現,散落在色環的各個地方;一開始,是小小的火光向著天際而去,像是流星,在夜幕裡留下燃燒過後的軌跡,然後只須短短的一瞬間,綻放。

散開的花火像星星的碎片,在夜裡墜落,卻從來沒有人知道它們去了哪裡。已經不再重要。

他們都看著同一片夜空,煙花璀璨的那片末夏晴空。

雪兔瞪大了眼睛,看著藤隆,從兩個人的臉上都能看到花火的影子,他給自己幾秒的時間沉澱思緒,然後,他勾起最放鬆、最自然的微笑。

「嗯。」

 

盛夏的最後,他對戀人的父親許下了承諾。

他們聽見了小櫻興奮叫著「雪兔哥」的聲音,一起轉過身去,漫天煙花下,看著小櫻抱著的大型布偶與一臉不悅的桃矢,他們相視而笑。

 

在盛夏的最後。



——————————————————————



忘了之前有沒有提過,這系列其實時間是有照著四季走的,這篇結束後就進入秋天了,也會是同居的開始(雖然我覺得兩個人有沒有同居根本沒差啦)


最近剛從營隊回來,整個人還在休息狀態,好怕趕不上截稿日哇Q______Q


也謝謝最近大家的紅心評論小藍手,有空的時候我一定會每個人都回覆的,一樣喜歡的人都歡迎告訴我喔,有支持也會更有動力的!(吧)



评论(9)
热度(174)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