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旅行青蛙


→一樣是日常小甜餅系列

→第一次用手機發文,希望排版不要跑掉QAQ

——————————————————————

夏天。

攀在樹上的蟬群起鼓噪,蟬鳴聲總令人難以靜下心來,室內室外都待不住,只想躺著不要有多餘的動作,而最近,除了悶熱的天氣外,還有件事總令桃矢心煩。

「桃矢,我的青蛙都不回來——」

真的、非常心煩。

好像是最近很紅的「放置型」手機遊戲吧,只要幫小青蛙準備食物、採摘幸運草,身為遊戲主角的小青蛙就會自己出門旅行,然後帶照片和土產回來,就是個不需要動腦也不太花時間的療癒型遊戲。

桃矢身邊不少人在玩,但讓他最困擾的,還是連雪兔也沉迷其中這件事。

有時候青蛙出門一整天沒回來,雪兔晚上總會顯得特別憂鬱,理由是「我們家的青蛙會不會迷路了」、「牠獨自在外面不知道會不會冷」,看著空空的房子就覺得沮喪。

只要看到桌上了蠟燭沒了火光、衣架上沒有綠色的寬邊帽,桃矢就知道,此時雪兔的心情八成好不起來。

「桃矢,我們家的青蛙出門前都會記得熄蠟燭、回家還會認真看書,真的很乖喔!」

連這種一般人出門也知道要做的事,都能讓身為青蛙主人的雪兔覺得開心,看在桃矢眼裡,這根本已經是寵溺的等級了,那隻青蛙就算長大也絕對是隻被寵壞的青蛙。

「而且今天還截到牠張嘴吃飯的畫面喔!」

看吧。他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一邊滑著手機、一邊說著這些話的時候,在桃矢房間的床上,雪兔放著枕頭不躺,非常悠閒地把頭枕在桃矢腿上休息。

在即將就寢前的這段時間裡,桃矢什麼也沒打算做,就坐在自己床上,和雪兔聊著內容沒什麼意義的對話。偶爾,他會伸手搓揉那頭柔軟的銀色頭髮,髮絲散在深色的布料上,宛如銀河般璀璨。

被他摸頭的時候,雪兔總會瞇起一邊眼睛、輕咬下唇,平時本就和善的樣子看起來更加無害——不得不承認,桃矢非常喜歡看到那樣的表情,剛好對方又矮了他一些,距離也合適,讓他常常忍不住想摸雪兔的頭。

至少,那隻讓人煩躁的青蛙沒機會摸雪兔的頭,這樣他就可以不跟那綠色的生物計較了。

小櫻這兩天好像也開始玩這個遊戲了,桃矢記得,她還說了個之前雪兔沒提到的功能……

「對了、雪,你的青蛙叫什麼名字?」

雖然常常跟他報告遊戲進度,但雪兔還沒提過青蛙有名字這件事,如果是這傢伙的話,取得應該會是「烤青蛙」這類的名字吧,桃矢推測。

可惜的是,他沒猜對。

「這個不能告訴桃矢呢。」

「……一隻青蛙的名字是有什麼不好說的?」

「不行就是不行。」

雪兔這麼回答,故意無視桃矢的瞪視,稍微翻了下身,讓桃矢更用力地搓揉他的頭髮,手的力道表達出他的不滿。

但桃矢終究會給雪兔尊重,也沒繼續問下去,揉完頭髮就放著雪兔自己在那裡採摘幸運草。

最近,雪兔最心心念念地總是他那的青蛙過得好不好、又帶了什麼照片回來,畢竟對他而言,那隻青蛙可是具有無可取代的重要性。

他的「桃矢」,要趕快回家啊。

——————————————————————

大家晚安,這裡是最近非常忙所以比較沒時間發文和回覆訊息的深夏。很謝謝大家喜歡最近的桃雪文,在很累的日子裡看到大家的留言,覺得非常溫暖Q_____Q

一樣喜歡文、或是有興趣支持三月的本子都歡迎告訴我,我會繼續等我的蛙蛙君回家的!(咦)

评论(8)
热度(277)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