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成年後才能做的事

→是兩個人還沒同居前的故事

→目前有出本的計畫,所以最近的桃雪文基本上都是同樣的時間軸和背景!

→最近的幾篇:感冒的日子桃花正豔時

→出本的話會再調整篇章順序喔!



——————————————————————



「哥哥,有什麼事是成年人才能做的嗎?」

聽到自家妹妹的口中吐出這句話,桃矢差點沒把嘴裡的水給吐出來。

小櫻帶著稚氣的臉上寫滿了好奇,似乎很期待桃矢的回答,歪著頭、眨著大眼睛望著桃矢。

「……妳聽誰提到這個的?」

 

「學校教的喔,爸爸媽媽也是這樣才生下我們的吧?」小櫻說著,絲毫沒感受到自己哥哥內心的複雜;「不過,我還是不太懂老師說的……我有問過小狼,他說我回家問的話,哥哥一定會告訴我的。」

「……那個死小鬼。」

 

其實也不是什麼說不出口的事。

但對桃矢而言,小櫻一直都是純潔天真的存在,雖然經歷了不少他沒能參與的風雨,可他心中的小櫻還沒到該理解這些事的年紀。

他也沒想過會由自己來解釋。

媽媽大概是最適合和小櫻討論這件事的人,可是現在也沒機會了……自己不說,小櫻大概會去問爸爸吧?這種時候爸爸會怎麼回答呢?

桃矢唯一知道的是,無論對象是誰,都輪不到那個討人厭的小鬼來幫忙。

 

「嘛、總是會有這一天的呢。」

晚上,在桃矢房間裡,聽完桃矢煩惱的雪兔笑著說,完全不打算隱藏眼底的笑意:「只是沒想到會看見桃矢這麼煩惱的樣子呢。」

盯著雪兔那張笑臉兩秒,桃矢一把抓過手邊的枕頭扔過去,軟綿綿的枕頭非常準確地命中雪兔笑吟吟的臉,啪搭。

「少囉嗦。」

 

「那桃矢怎麼回答的呢?」

撿起往自己臉上砸的枕頭,雪兔微笑的弧度沒有改變,只是把白色的填充物抱在懷裡,輕聲問著桃矢。

嘆了口氣,桃矢撇過頭:「我跟她說成年後就會知道了,現在不用急。」

「桃矢果然很保護小櫻呢。」

「就叫你少囉嗦。」

 

總有一天,那個看起來純真無邪的孩子,也會理解這件事吧?雖然明白這個事實,但桃矢怎麼樣都不願意想像,尤其想到小櫻的男朋友是那個死小鬼,他心裡就有氣。

不過……

撇了眼坐在自己床上的雪兔,那鏡片下好看的眼彎成一道弦月,溫柔中又帶了些調侃的意味,桃矢心中的無奈又添了幾分。

他也不是不能理解,有個心靈寄託的好。

小櫻有男朋友這件事,還是繼續裝作不知道吧。

 

沒多說什麼,桃矢走到雪兔身邊坐下,那時候,他們還沒討論到更長遠的事,雪兔還只是一個時常在自己家裡留宿的同學——只是比起家人,對他們一家而言,雪兔早就是宛如家人一般的存在。

而對於桃矢,他和雪兔之間又不僅僅只有親情,甚至不只是愛情,彷彿前世早已注定相遇,將彼此的存在鐫刻於靈魂深處,不曾分離。

雪兔輕輕地、將頭靠在桃矢肩上,閉著眼睛,像沉浸在這一刻的溫存。桃矢伸出手,摟過雪兔,讓柔軟的銀白色髮絲散開於肩,讓兩人之間不存在分毫距離。

 

「——桃矢。」

「嗯?」

「如果桃矢想做什麼成年才能做的事情,我會在這裡陪你的喔。」

「……嗯。」



——————————————————————



其實我前言好像把要說的話都說完了(?)

透明牌篇最新一集的兩人好萌哇。



评论(13)
热度(572)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