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桃雪】感冒的日子



桃矢時常覺得,他和雪兔之間有種看不見的連繫。

大學選課的時候,他們不用問對方想選哪堂課,最後自然而然地都會選上同一堂,在第一堂的教室裡相視而笑,彷彿早就知道對方會在這裡;午餐時間想吃什麼,只要一個眼神交會,說出口的目的地往往都相同。

該說是默契嗎?可桃矢總覺得,他們之間的聯繫並不是用兩個字便能形容,像一條無形的、透明的線繫住彼此,即使只是嘴角的弧度改變,對方身上再怎麼細微的變化,自己都能清楚感受。

他沒問過雪兔怎麼想,但桃矢知道,雪兔跟他也有一樣的感覺。

如果不是這樣,就沒有辦法解釋那天他感冒在家休息時,為什麼雪兔會突然衝進他家,理由是一句「總覺得桃矢狀況不太好」了。

 

他明明什麼都沒說啊、又是不用擔心缺席的假日,也沒主動告訴雪兔——算了。桃矢微微睜開眼睛,看著出現在自己房間裡一臉擔心的雪兔,感受逐漸升高的體溫朦朧了意識,放棄去想對方是怎麼知道自己正在感冒。

「桃矢,要先吃點東西才可以吃藥喔,多少還是吃一點吧。」

雪兔一邊說著,手一邊撈了一湯匙的白粥,放到桃矢面前,動作輕柔地把粥吹涼,熱騰騰的水氣沾上了他的鏡片,暈開一層霜色的白霧。

連熬粥這件事都在自己家裡做好了,桃矢根本想不到拒絕這碗粥的理由,眼睛一閉,張口就含住了湯匙。

「好吃嗎?」

雪兔微微一笑,眼神溫柔地看著桃矢。事實上,身為病人,桃矢什麼味道都感受不到,可是看著雪兔那張臉,他最後說出口的還是一聲「嗯」。

 

「太好了。」雪兔露出放心的表情,又舀了一湯匙白粥;「桃矢從以前就不喜歡看醫生,勸你大概也沒用,我就從家裡帶了感冒藥過來。」

桃矢點了下頭,他其實想開口和對方說謝謝,昏沉沉的腦袋卻讓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最後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看他這樣,雪兔難掩擔心的神色,把碗放在一旁,他伸手撥開桃矢額前的瀏海,輕輕地靠上自己的額頭。

感受到一陣冰涼貼上自己熱燙的肌膚,桃矢本來已經閉上的眼半睜開來,看見的是雪兔那對琥珀色的眼,把擔憂的情緒全藏在瞳孔深處。

「好燙。」雪兔低聲驚呼,「得趕快吃藥才行。」

 

聽說生病的人總是特別脆弱。

這種聽說絕對不是空穴來風,桃矢很清楚,否則自己不會在雪兔準備抽開兩人距離的瞬間伸出手,把眼前的雪兔緊緊抱住。

他什麼都沒說,只感覺到雪兔先是嚇了一跳,然後一句話也沒問他,就接受了他的擁抱。

他們之間的距離很近,幾乎沒留下一絲空隙,兩個人的髮絲互相搔癢著頸間,每一次對方身體的起伏都能清晰感受。雪兔勾著溫柔的笑容,手掌輕輕拍著桃矢的背,像哄著受驚的孩子一般,輕聲說著「沒事的」。

 

沒事的,有我在這裡陪你。

雪兔沒說出口,他知道桃矢明白。他們之間從來不需要言語。

 

等到他們放開彼此,雪兔含著退燒藥和水,嘴唇貼上桃矢有些蒼白的雙唇,把藥送進了對方口中。

直到確定桃矢把藥給吞了下去,他才放心地笑了笑。

「這麼做你也會感冒的。」有些無奈地,桃矢說出今天最完整的一句話,閉上眼睛躺了下來。

「沒事沒事,我身體很好嘛。」雪兔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語氣帶著滿滿的自信。

桃矢沒什麼魄力地斜了他一眼,最後什麼也沒說,拉上被子、讓意識慢慢抽離,睡著前最後感受到的,是有個人陪在自己身旁的那份溫暖,伴著自己入眠。

 

他們之間一直都有種看不見的聯繫。桃矢知道,雪兔也很清楚,他們總是明白彼此需要什麼,像把自己的一部分託付給對方,在另一個人的靈魂裡也有自己的存在,從未錯過任何微小的變化。

看著桃矢似乎睡得不太安穩的睡顏,雪兔擔心之餘仍因為對方終於入睡而感到安心,身子微微前傾,讓一個輕柔的吻落下。

 

——不過、這個房間裡也不是只剩雪兔還醒著。

從頭到尾看著這一切的月嘆了口氣,已經做好過兩天換他的借體感冒被人照顧的心裡準備。

到時候,同樣的畫面絕對又會再次出現。絕對。



——————————————————————


大家超級久不見,這裡是深夏。

自從上大學後就比較少寫文了,最近萌上桃雪後就重新找回了碼字的熱情,童年CP的力量不容小覷啊(?)

預計3月CWT有機會出本,詳細會在下一篇的後記說!



评论(4)
热度(267)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