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夏之花。

最近都在吸桃雪萌哥嫂。

【靖蘇】邊緣文手挑戰—一篇糖

→跟風玩邊緣文手挑戰後的產物

→題目來自親吻三十題

→幾天前寫的放在噗浪上,想說好久沒更lof了來除草一下TAT

→最後一篇有別的朝代的詩詞穿越



——————————————————————



【親吻熟睡中的對方】

 

  京城的冬天很冷,所以蕭景琰偶爾會在夜裡被凍醒。正確來說,是每個夜裡——就算是清閒的無事之冬,他也總能在長夜裡從睡夢中被喚醒。

 

  他會睜開眼睛,用力地嘆一口氣,卻又小心翼翼地不去驚動身邊的人。通常,他會再次看見這一片漆黑,就代表梅長蘇又搶了他的被子。

 

  蕭景琰的枕邊人睡相是出了名的差。

 

  以前,這位梅宗主睡的是一人獨享的單人床,囿於空間不夠滾動,那張睡顏看來還寧靜安穩,不言一語的雙唇沾了點熟睡的香甜——雖然對蕭景琰來說現今也是如此,可把人搬到了尺寸稍微大些的床以後,這位睡起來祥和平靜的青年開始展現出他搶被子以及佔床的功力,兩人同住的第一個冬日寒夜,蕭景琰就在半夜被冷風驚醒。

 

  理由是梅長蘇搶了他的被子。當事人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則是完全沒有意識,闔上的雙眼勾成了天邊的彎月,把自己卷在一床雙人的被子裡,差那麼一點就把睡不著的蕭景琰給擠下床。

 

  久經沙場的男人第一次發現,原來京城的冬天這麼冷。

 

*

 

  偏偏他又不忍心讓梅長蘇睡床的外側,他怕對方滾著滾著就自己掉下床,那脆弱的身體怕是一下也摔不得,在發現就算把被子搶回去也會再次被卷走後,他索性縮在冰冷的床邊,安慰自己至少還在床上。

 

  雖然他後來還是摔下床好幾次就是了。

 

*

 

  京城的冬天很冷,一如往常地在睡夢中被凍醒後,蕭景琰沉默地從地上撿起了梅長蘇用來溫手的暖手爐,放進對方已經卷了兩件過去的被子裡。他早就放棄去研究這東西怎麼越過他飛到地上。

 

  這麼冷的天,他最害怕的還是梅長蘇在夜裡凍著,把枕頭塞回原主人懷中以後,沒有被子的蕭璟琰仰望著看不見的金陵夜空,最後還是忍不住坐起身、在梅長蘇熟悉的睡顏上落下一吻。

 

  這大概,是在這漫漫長夜裡,最能讓他也得到溫暖的方式。

 

 

【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

 

  如果說梅長蘇睡相差這點人盡皆知(只是不知道從哪裡傳開來的),那蕭景琰愛哭的性子,大概也是讓每個認識他的人都印象深刻。

 

  對自己的才智還頗有幾分自信,梅長蘇生命中唯一做不到的一點就是,料想到這位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伴侶什麼時候會落淚。有次他還真的有些慌了,一時之間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蕭景琰,看著對方沾著淚花的眼睫毛,也不清楚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梅長蘇身子一傾、在朝露似的淚珠滴落之前輕輕吻上。

 

  然後他發現,這招很有效——對於讓蕭景琰不要哭這點——所以,後來他總是用這個方法對付蕭景琰。這世間仍然沒有他梅長蘇做不到的事。

 

 

【堅定的誓約之吻】

 

  結髮與君知,相要以終老。

 

  柔順的黑色長髮自他的指間傾瀉而下,蕭景琰動作輕柔地為梅長蘇整理那一頭散髮,那沙場上征戰的身影也有如此溫柔的一面,要是被他的下屬們看到了,絕對個個表情都和聽到他半夜沒被子蓋時的母妃一樣。

 

  可當那青絲在他指間繚繞時,蕭景琰心中也顧不了那麼多,一次又一次地順過那柔軟的長髮,眼底滿溢柔情。

 

  他做過最對不起這頭頭髮的事,就是從那上頭剪下一綹髮絲,與自己的那一綹互綰纏繞起來,象徵著彼此從這一刻起已結髮為伴侶,共結一世之好。

 

  那日的回憶還在他腦海裡徘徊,坐在他面前的梅長蘇卻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動作緩慢地轉過身,用那對總令人摸不著思緒的眸子望著他,虹膜上映著蕭景琰微微一愣的身影。

 

  纖細的手指撫過蕭景琰的臉緣,梅長蘇一吻落在蕭景琰唇上,看似輕如點水,卻有著只有他們兩人才明白的深情繾綣。

 

  或許是,也和他想起了一樣的回憶吧?

 

  錯愕只持續了那麼一秒,回過神後,蕭景琰回吻了梅長蘇,那頭長髮散在他的身上,和他們放在床邊的那兩綹頭髮一樣,靜靜地延續他們一世結髮之緣,向著更長遠的未來綿延。

 

  而此生足矣。



——————————————————————



  各位好久不見(心虛),我是深夏。


  自從手機空間不足刪掉lof後就一直放著這裡長草很抱歉TT


  這篇的第一段裡是我常做的事,謝謝身邊的人總是在容忍我搶被子罷床和幫我撿抱枕(欸)


  最近在收拾行李準備去大學了,但這個邊緣文手系列我還有四題沒寫呢,有想看什麼的話來跟我說ρ(・ω・、)



评论(1)
热度(31)

© 深夏之花。 | Powered by LOFTER